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受过骗的人恐怕没有。很多受骗的人事后在描述自己被骗经历时常常会说,我平时其实挺清醒的,可不知道那会是怎么了,就是迷迷糊糊地相信了人家,非那样不可,像是“中邪”了,犹如本山大叔“卖拐”范师傅莫名其妙地“买拐”一样,确信不疑,彻底上钩。现代社会瞬息万变,骗子的花样也层出不穷,真真假假、似真似假、亦真亦假的骗术骗局,让你真假难辨又躲避不了,让你苦不堪言又奈何不了。上当了,受骗了,你一声叹息:唉!为什么被骗的总是我? ······ 更多详情
2019春运“抢票大战”即将打响。小编提醒大家在网购火车票的时候,有些第三方购票平台里的“默认选项”要多加小心。默认选项"深藏不露" 让人防不胜防记者打开微信小程序里的同程艺龙火车票购票页面,选择了一张京津城际二等座高铁票,票价显示是54.5元。但在记者提交订单的时候,价格却自动变成77.5元,那多出的20元是怎么回事?绝大多数用户可能不知道,自己在购票同时还购买了一份优选服务,只有在点击优选服务后,才能看到多出来的20元高速 ······ 更多详情
那个冷风裹身的夜晚,逼债的信息从四面八方涌来,刘珂从大学宿舍床上坐起来,“没有办法了,没有办法了。”巨大的惊慌和绝望冲上脑门,心脏猛烈撞击着胸腔,浑身微微颤抖。这个1998年出生的大学生,再一次输光了父亲倾家筹措给他还债的最后一笔钱后,脑子里只剩一个想法:立刻动身去柬埔寨西哈努克,那个遍地是中国六合彩的海滨城市,也许能把输掉的钱重新赚回来。刘珂告诉深链财经,5个月来他在OKEx平台参与期货炒币,输光了包括网贷和父亲补给的3次学 ······ 更多详情
如果不是跑路,这本该是一个富有大爱的商业故事。70后的曹斌铭出生于南京一个普通家庭,在之前,他一直以“孝子”形象频繁出现在媒体报道中,他热衷与政商媒各界名流同框谈笑风生,在员工的心目中,他是一个有着远大抱负的人,与下属也相处融洽。2013年初,曹斌铭创立爱福家,不到3年时间,他就将这家所谓养老服务机构开遍了全国十余个省数十个城市,号称员工有6000人。直到5月10日,爱福家的团队在等着曹总给他们开例会,然而他始终没有出现,打电 ······ 更多详情
揭密壮阳内裤骗局 1月27日 20:46
1、杨先生的困扰几乎是怀着虔诚的心情,杨先生每天晚上把200克艾叶,200克切片的生姜加入1.5升水里,用大火烧开,再调中火煮5分钟。揭开盖子,一团白气热呼呼地升腾,看不见锅里的艾草,但能闻到野生植物的味道,还有生姜的辛辣。他把绿色的热汤倒进盆里晾着,就开始脱下裤子,先用清水清洗阴茎的龟头部位,再放进汤里浸泡15到20分钟。完毕, 用延时湿巾把阴茎包起来,固定不动。每隔15分钟,再用邦威延时喷剂喷3下,在阴茎的根部,需要喷5下 ······ 更多详情
海归女博士创业2010年,从事多年医学研究的美籍华人沈女士,带着手上的50多项医学专利技术,回到上海创业,从事医疗仪器生产。2014年,由于企业急需用钱,沈女士开始到处寻找后续资金。在朋友的引荐下,沈女士和上海“海盈投融资公司”签订了融资服务合同,借款2000万。然而,虽然双方签订的总合同是融资两千万,但借款人尹某实际却并未向沈女士发放足够的钱。比如,融资2000万的总合同下的第一份子合同,签订于2014年7月28日,合同上签 ······ 更多详情
刚下过一场雪,凌晨三点多,罗正宇打开房门,走上楼梯,在旅店的楼顶徘徊。4点23分,他返回房间,在手机便签上写下遗言:我去死了。自杀的。在武汉玩了一年。什么事没做。没什么遗产留下。借了一屁股债,不会还了。我太幼稚了,大人和我说的都是对的。可惜我明白太晚。都是我自己的错。对不起……第二次,他又爬上楼顶,5点00分,再次返回房间,在便签上写道:老板,你立即报警吧,我在顶楼上吊自杀了,对不起……之后,罗正宇第三次爬上楼顶,没有再走下来 ······ 更多详情
春节后,即将进入高校应届毕业生求职找工作的高峰期,为了让广大求职学生提高防范意识,远离最近新出现的电信诈骗、“校园贷”“助学贷”“网络贷”等陷阱,合肥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向求职者提出警示提醒。花样百出的“培训贷”要注意很多培训机构以招聘为名,诱导求职者交钱培训,而求职者接受培训以后,培训机构却根本不会提供长期稳定的靠谱工作。更有甚者,如某某公司工作人员,自称是某某高校人才网的,以为在校大学生提供兼职的名义,让大家参加所谓的 ······ 更多详情
买了比特币,就可以坐等“一币一别墅”;大佬们出入五星级酒店,美国、韩国、泰国满世界飞……过去几年,币圈里的财富故事跌宕起伏,玩家们利用数字币平台收割韭菜,大量的金钱流入流出。如今造富效应正在失效,一些曾经的明星项目市值蒸发70%以上,但怀抱各种目的和欲望的人们仍在泡沫中进进出出,更有人打着区块链技术或者虚拟货币的名号搞传销。据新华社报道,仅在今年年初,我国利用区块链概念的传销平台就已超过3000家。90后小卓日前对记者讲述了他 ······ 更多详情
也许是话说太快,区域代理人不慎说出了“骗”生意上的惨败,令曾经年收入上千万元的重庆老板赫渊仿佛跌入万丈深渊:因其基建公司未执行法院关于偿还债务的判决,作为法人代表,他被派出所拘留15天。2017年11月17日,重获自由的赫渊径直回家,找到妻子骆融,开口便是要钱。被当场拒绝后,赫渊发怒——53岁的他,第一次扬言要家暴。骆融一口咬定赫渊进了传销组织。她给记者的信息近似求救:“他说要打我,他又变了很多,他好像比以前更急于筹到一笔钱。 ······ 更多详情

联系合作

  • 请发送邮件至:
  • service#biepianwo.com
  • (将#替换为@)

手机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