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爱福家:曹斌铭的“爱之谎言”

2018-06-08 18:21:43 2687

如果不是,这本该是一个富有大爱的商业故事。

70后的曹斌铭出生于南京一个普通家庭,在之前,他一直以“孝子”形象频繁出现在媒体报道中,他热衷与政商媒各界名流同框谈笑风生,在员工的心目中,他是一个有着远大抱负的人,与下属也相处融洽。

2013年初,曹斌铭创立,不到3年时间,他就将这家所谓养老服务机构开遍了全国十余个省数十个城市,号称员工有6000人。

直到5月10日,爱福家的团队在等着曹总给他们开例会,然而他始终没有出现,打、发信息,都杳无音讯。

曹斌铭失联了。爱福家崩盘了。

起底爱福家:曹斌铭的“爱之谎言”

曹斌铭

1

突然失联

曹斌铭的消失事先并没有任何征兆,至少在内部员工看来是这样。

“董事长5月10日最后一次开全国YY会议。我们也很奇怪。以前我们都用视频软件开会。这次没有。会议说的很糟糕。导致全国都炸了。自此再也联系不上。”一位经常与曹斌铭一起开会的员工告诉草媒财经。

据另一位员工讲述,公司正在积极谋求转型,最近每月都会有新的政策出台。五一期间,曹斌铭还和大家一起加班开会研究方案到深夜一两点钟,“不明白为什么10号(曹斌铭)直接消失”。

让员工不解的是,既然早就想跑,“为啥还要和我们一起那么辛苦?”

而这个情节让我们立刻想到了网的,头一天中午还在发视频拜年,第二天一早就出现在南京公安局自首。

但是草媒财经注意到一个细节是,在曹斌铭失联前后,与爱福家有着关联的江苏华晚老龄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华晚”)曾发通知让“员工分散到就近分部办公”,公司所在金基广场物业也在5月12日、13日也在大楼外贴出告示称,自己只是,与爱福家的业务没有任何关系。

人惦记着自己的钱财,消失的曹斌铭也在“惦记”着投资人,5月14日下午,有投资人以方式联系到了曹斌铭,并得到回复称“等时机成熟,我会公布《告爱福家客户书》,公布实情及客户资金保障方案。请您放心,我定会承担全部责任、保护好广大投资人利益。”

2

“爱福家系”三驾马车

草媒财经获得的一份《爱福家居家服务》介绍,以“富足、健康、快乐”为目标,“爱福家”集聚了27大服务平台,内容可谓是五花八门、无所不包,具体有艺术品、家庭法律服务、家庭养生服务、红色等,甚至包括网络祭奠服务。

起底爱福家:曹斌铭的“爱之谎言”

这些平台主要分布在江苏华晚老龄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江苏爱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爱晚”)、南京家满惠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家满惠”)、南京慈隆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慈隆房地产”)等实体中。

草媒财经将上述名目繁多的项目梳理为三个体系:

第一是养老社区,这个体系主要由四家“满城芳”养老社区组成。

据了解,“满城芳”目前有四大基地,分别位于南京江宁区陆郎、杭州余杭区临平、青岛城阳区悠山郡、海南海口市龙口,这些基地最初都在曹斌铭名下,2015年之后就多次变更,分散在多个公司名下,其中南京满城芳是在南京雁南飞农业观光休闲有限公司名下。

不过据爱福家员工透露,其中的江宁基地养老公寓资质并没有办下来,所以一直用来作为会议来运营,基本没有老人入住。

另外,江宁基地最近还闹出一桩“罗生门”。5月12日,南京雁南飞曾贴出告示称,“本园区(江宁基地)经营性质属于私人承包,与华晚集团爱福家没有隶属关系。”

起底爱福家:曹斌铭的“爱之谎言”

但是查询工商资料发现,南京雁南飞的公司股东分别为徐锦玲和江苏爱晚、分别持股50%,江苏爱晚的股东则为徐锦玲和乔茂英。草媒财经得到的信息是,乔茂英是曹斌铭的母亲,徐锦玲是曹的妻子。

而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满城芳和爱福家常常一起出现。今年2月份,山东省防范和处置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处非办”)曾分别向北京、上海、江苏等省(市)处非办发送关于“爱福家”关联机构涉嫌非法集资的提示函,提示函提到,爱福家在山东的门店曾宣传“满城芳”在南京的养老产业项目。

第二驾马车是电商平台,以颐众商城、七老汉、矩楠楼、范香园等线上和线下平台为主体,其中颐众商城是将其他电商平台的商品导入,曾经和苏宁、京东都有合作。而七老汉刚开始是做粮油、羊奶粉等产品,线下有少量实体店。

第三驾马车是居家服务,以易养汇、颐行、霞满天、颐济等诸多品牌构成,甚至还有提供网络祭奠服务的桑榆晴平台。

3

爱福家的业务模式

这些平台构成了庞大的爱福家系,老人签约即可享受服务,不过需要缴纳一笔健康保障金,作为爱福家向老人提供不超过保障金的紧急医疗救护费用。保障金,也即是服务的期限有两种,一种一年,一种三个月。

根据保障金数额及期限不同,老人可以在爱福家平台上获得不同的赠送,积分可以用来兑换爱福家平台上的商品或服务,但是不能兑换成现金或对外流通,当然商品或服务也是可以用现金购买。如果想要退还保障金,则需要在合同到期前30天提交书面申请终止,否则视为续期,提前终止合同,则要被按10%比例收取

起底爱福家:曹斌铭的“爱之谎言”

起底爱福家:曹斌铭的“爱之谎言”

如此这般,围绕爱福家平台,一个养老服务的完美闭环貌似就形成了:老人拿钱作为保障金签约,可以领取积分获取养老服务和商品,平台集聚养老服务提供商提供服务。

但是,这个看起来十分庞大的爱福家体系,实际上都是空架子而已,爱福家平台上的养老服务大多数是子虚乌有,而仍愿意砸钱进来,则在于爱福家平台除了积分,在线下还会不断有礼品相送。

起底爱福家:曹斌铭的“爱之谎言”

另外,有自称是爱福家员工的人在百度贴吧称,除了积分、礼品,公司每月付给客户的大于等于百分之十,即100万业绩要付10万的利息。

当流入资金及收益无法覆盖平台运营费用、投资人利息、及礼品费用时,一切都还是“原来的配方,原来的味道。”

4

爱福家的组织模式

短短5年时间,爱福家已在全国多地落地。

上述山东处非办的提示函提到,部分群众反映青岛“爱福家”门店通过发放传单、电话及口口相传等方式,以“预付养老床位”、“养老产业投资”、“书画艺术品投资”等为幌子,实施非法集资行为,青岛市李沧区对涉及机构立案侦办。

经过排查,山东处非办发现,“爱福家”是福晚投资控股(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福晚”)旗下品牌,公司官网显示地址为南京市建邺区水西门大街272号金基广场6楼和南京市江宁区江宁镇陆郎社区,公司股东为两名自然人。

这两名自然人还共同出资成立了华晚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华晚”)等15家机构。各地“爱福家”机构多为上海福晚和北京华晚出资成立的独立法人,光前者投资设立的全资子公司就接近300家。

起底爱福家:曹斌铭的“爱之谎言”

上海福晚股权关系图 来自天眼查

起底爱福家:曹斌铭的“爱之谎言”

北京华晚股权关系图 来自天眼查

山东处非办提到的“爱福家”公司地址和金基广场公告中涉及的地址相吻合。查询工商资料可以发现,上海福晚和北京华晚的股东均为曹斌铭和乔茂英,均分别持股80%和20%。

曹斌铭和乔茂英和江苏爱晚、江苏华晚、南京家满惠、南京慈隆房地产等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中,江苏爱晚的现有股东为徐锦玲和乔茂英,不过负责人曾在2015年由徐锦玲变更成曹斌铭,负责人在2017年4月7日又由曹斌铭变更成现在的陈磊。

江苏华晚的股东为乔茂英、赵光金,南京家满惠的股东为曹斌铭、乔茂英、负责人在2017年11月30日由曹斌铭变更成侯瑞,南京慈隆房地产的股东则为北京华晚。

上述公司目前均处于在业状态,而且从股权关系上看,无论如何变化都离不开曹斌铭和乔茂英这两个人。

非法集资吊尽了投资人的胃口,也葬送无数人的血汗财富。现在曹斌铭不知所踪,公安部门的调查进展尚未公开,无数人投资者正在焦急等待,真的希望这类悲剧不要重演。

5

盘点那些爆仓的“非法集资”

近年来,非法投资频繁发生,据法治江苏报道,仅去年以来江苏就立案查处非法集资案件1042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128名,这其中南京曝出的相关案件尤其多、且影响力大。

2017年12月,创始人张小雷以自首的方式,亲自踢爆了埋藏数年之久的钱宝投资理财骗局,影响波及全国,虽然具体涉案数额还没有公布,不过据称超过了

几天前,“易乾系”集资案开庭审理,引得网上超过52万观看庭审直播。公安经侦部门调查的情况显示,从2010年直至2017年案发,“易乾系”先后向9.5万余名社会不特定公众非法集资185亿余元,所得资金用于公司高管及其亲属转贷获利、侵占私吞和肆意挥霍。

更早之前,2016年4月,南京玄祥时韵崩盘跑路,从2015年5月成立,1年时间该公司诈骗金额15.26亿,受数11000余人,去年12月两“老总”一审被判无期,不过无论是金额还是人数,和钱宝、易乾系相比,可谓是小巫见大巫。

针对非法集资高发的情况,南京市在今年3月份专门出台了《关于做好防范化解风险打赢处置非法集资攻坚战工作实施方案》,要求各区对辖区企业进行全覆盖、无遗漏、拉网式排查。5月7日,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张敬华主持召开会议,专题研究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

评论(0)

你的评论很重要!

  • 还没有人评论过,赶快抢沙发吧!

联系合作

  • 请发送邮件至:
  • service#biepianwo.com
  • (将#替换为@)

手机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