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受过骗的人恐怕没有。很多受骗的人事后在描述自己被骗经历时常常会说,我平时其实挺清醒的,可不知道那会是怎么了,就是迷迷糊糊地相信了人家,非那样不可,像是“中邪”了,犹如本山大叔“卖拐”范师傅莫名其妙地“买拐”一样,确信不疑,彻底上钩。现代社会瞬息万变,骗子的花样也层出不穷,真真假假、似真似假、亦真亦假的骗术骗局,让你真假难辨又躲避不了,让你苦不堪言又奈何不了。上当了,受骗了,你一声叹息:唉!为什么被骗的总是我? ······ 更多详情
被公安机关查获的假避孕套制作窝点,正在进行塑封的假冒品牌避孕套一个个避孕套被放在水桶里的硅油浸泡过后,直接摆上布满油污的覆膜机。在没有经过任何消毒等安全措施的情况下,前一分钟还没穿“衣服”的避孕套,摇身一变穿上了杜蕾斯、冈本等名牌产品的外衣。去年12月29日,山西省运城市公安局盐湖分局警方分六路同时行动,在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的协助下,将藏匿在这些窝点的多名犯罪嫌疑人抓获,这些窝点制作的近200万只假冒名牌避孕套即将流向全国多个 ······ 更多详情
一桌亲人大快朵颐,只有韩一亮(化名)双手夹在大腿间,缩在角落里沉默,显得格格不入。大家让他夹菜吃,他都笑着拒绝:“我吃饱了”。被父亲韩福(化名)叫过来之前,他已经在家吃过饺子,那是他骑了5里路去隔壁村买的,那家的饺子奶奶最爱吃。以前在“里面”(传销组织),天天吃馒头咸菜,只能吃个半饱。此刻面对满桌好菜,也无动于衷。他对食物已没有要求,“能吃饱就行”。众人边吃边谈,偶尔说起他,他也不搭话,好像与他无关。这样安静待了半个小时,他坐 ······ 更多详情
电信诈骗让好多小伙伴头疼,稍一迷糊就容易上当,今天给大家准备了最新最全48种电信诈骗手段预警,看完赶紧收藏,别忘了转给亲友一份,以后别再上当了!利用社交软件进行诈骗1、QQ冒充好友诈骗“在么?我最近出了点事儿,急需用钱,给哥们儿借点”利用木马程序盗取对方QQ密码,截取对方聊天视频资料,熟悉对方情况后,冒充该QQ账号主人对其QQ好友以“交话费、患病、急用钱“等紧急事情为由实施诈骗。2、QQ冒充公司老总诈骗“小王啊,有个工程需要打 ······ 更多详情
400余大学生因未还款被起诉,几乎无人应诉2015年12月,“704校花”产品正在宣传。微博截图上大学以来,齐晓东看过很多与“校园贷”有关的新闻,印象最深的是那些因还不上钱自杀的学生。他从没想过,自己也会成为新闻的主角。7月6日早6点,他刚醒就在微博上看到了一篇报道:《借“校园贷”买高档手机,400多名大学生成被告》。报道称,来自广西、江西、贵州等地的400余名大学生从广西某金融公司借款后,因为未还款被该公司起诉,涉案学生无一 ······ 更多详情
那个冷风裹身的夜晚,逼债的信息从四面八方涌来,刘珂从大学宿舍床上坐起来,“没有办法了,没有办法了。”巨大的惊慌和绝望冲上脑门,心脏猛烈撞击着胸腔,浑身微微颤抖。这个1998年出生的大学生,再一次输光了父亲倾家筹措给他还债的最后一笔钱后,脑子里只剩一个想法:立刻动身去柬埔寨西哈努克,那个遍地是中国六合彩的海滨城市,也许能把输掉的钱重新赚回来。刘珂告诉深链财经,5个月来他在OKEx平台参与期货炒币,输光了包括网贷和父亲补给的3次学 ······ 更多详情
前段时间,“PUA”的诈骗引发广大网友热议。近期,一篇升级版的“PUA”侵犯教学的文章引发关注。该文章称,升级版的“PUA”连带着入门门槛也变低了,由3天8000元会费变为买800块的“迷药”就可入群。“PUA”把约会过程录下来发到网上,这就已经让人难以接受了,他们竟把侵犯过程录下来后发到群里传播。图片来源:女孩别怕微信群直播“下药”据爆料,该群里的此类视频只给自己打码,女生全程是不打码的。录的好的,还能获得免费再次拿“迷药” ······ 更多详情
三层楼高的围墙,一米多高的带刺铁丝网,所有进出口都有挎着长短枪的警戒保安……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南部帕塞市这座名为珍珠大厦的院子,24小时灯火通明,人头攒动,在周边全是水泥块和铁皮搭建的贫民窟里,尤为显眼,但当地人习以为常,因为由数百家网络赌博公司组成的“索莱尔东方集团”,在当地名声赫赫。珍珠大厦正是索莱尔东方集团的主要据点之一,在这里,网络赌博公司24小时运转,被高薪诱惑来的数千国人,主要工作是通过招聘兼职、网赚及色情直播等各种 ······ 更多详情
近日,河北石家庄警方打掉一个恶意骗取自媒体补助的诈骗团伙。该团伙大量注册某视频应用账号,批量盗用并上传视频以骗取应用的奖励并提现,提现金额高达数十万元。目前该团伙已被警方控制,案件还在进一步工作中,据悉这是国内首例骗取自媒体补助黑产案。据今日头条相关负责人介绍,其旗下火山小视频APP遭遇恶意骗补。2018年年初,公司后台数据发现异常。同一个IP下注册了上万个注册账号,并发布大量视频,每天上传上千个。而所发布的视频内容也有异常, ······ 更多详情
2017年6月,全国“刷单入刑”第一案在杭州落下帷幕,刷单组织者李某因犯非法经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九个月,并处罚金92万元。随着网购的不断发展,雇人刷销量增好评成为卖家提升搜索排名的快速通道,第一案的宣判并未对刷单行业产生任何影响。九个月过去,网络刷单乱象仍在不断延伸。澎湃新闻记者持续2个月跟踪调查15家刷单团队,每个团队人数从几百到几万大小不等,总计约有6万6千余人,参与者中不少为“90后”。在调查中记者发现,刷单平台一般 ······ 更多详情

联系合作

  • 请发送邮件至:
  • service#biepianwo.com
  • (将#替换为@)

手机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