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年终岁末,“回家”是我们脑海里浮现出的最动人的两个字。然而,并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平安回家。有记者曾采访被逮捕的人贩子,他们这样说:“拐骗小孩老容易啦,只要孩子的爸妈不在身边,我就和孩子说我是你爸妈的朋友,你找不到了他们了吧,我知道他们在哪跟我走就行,再顺手给孩子一根棒棒糖,至少90%的孩子保准就跟着走啦!这个办法屡试不爽。尤其是春节前的那段时间,人多,家长无论生活还是工作都很忙,这个时候成功率是最高的。”家长们听见了吗?春 ······ 更多详情
最近被微信“付款码”截图盗刷银行卡的消息刷屏了,那么问题来了,一张付款码截图真的可以刷光银行卡吗?邓女士看到自己的微信朋友圈有人在集赞,只要集够28个赞,就能得儿童推车,集够58个就能获得儿童豪华遥控跑车一辆。这么诱人的活动,邓女士想也没想就转发到朋友圈了,没几个小时,邓女士这条朋友圈就得到了上百个赞。正当她想着要给自己的宝宝挑一款漂亮的小跑车时,她的一个微信好友却给她留言说被骗了3000块钱。邓女士吓得赶紧联系这个姓杨的朋友 ······ 更多详情
电信诈骗让好多小伙伴头疼,稍一迷糊就容易上当,今天给大家准备了最新最全48种电信诈骗手段预警,看完赶紧收藏,别忘了转给亲友一份,以后别再上当了!利用社交软件进行诈骗1、QQ冒充好友诈骗“在么?我最近出了点事儿,急需用钱,给哥们儿借点”利用木马程序盗取对方QQ密码,截取对方聊天视频资料,熟悉对方情况后,冒充该QQ账号主人对其QQ好友以“交话费、患病、急用钱“等紧急事情为由实施诈骗。2、QQ冒充公司老总诈骗“小王啊,有个工程需要打 ······ 更多详情
本文转载自PingWest品玩01 现身如果不是区块链和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y)的概念一夜之间炙手可热,“币圈”的庄家们可能还在过着闷声发大财的逍遥日子。但现在这种平衡被打破了。最近一年,数字货币和替代性加密货币的价格暴涨,各种版本的炒币暴富神话在网络上流传。2017年9月,中国的监管机构下令禁止境内的ICO(首次代币发行,是用区块链把使用权和加密货币合二为一,来为开发、维护、交换相关产品或者服务的项目进融资 ······ 更多详情
姜女士晋升宝妈以来,生活过得一直甜蜜滋润,而为了赚些外快,她开始做起了化妆品和减肥品的微商。经过一段时间的运作后,姜女士逐渐摸清了微商推广的门路,除了朋友圈之外,她需要在百度等网络上进行信息的扩散。有一天,姜女士在百度贴吧发一个贴子,然后有一位自称 “文文”的加了她的微信,说自己是一位宝宝的妈妈,抽空在微信上售卖野生黑枸杞。姜女士和“文文”双方约定互推产品。这是微商行当里常用的方式,也就是互相在朋友圈里推广对方的产品,以此来扩 ······ 更多详情
发现很多网贷小白被中介活活的玩死了,特别是岁数不大的年轻人,18-22岁之间的居多。这些人在网上想尽一切办法玩死自己的个人征信,只要能借到贷款,很多人急用钱选择了错误的方法,病急乱投医到处找人帮忙给自己做网贷,随意把自己的身份证等个人隐私信息发给对方,这样很不安全。今天给大家分析下网贷小白是怎样被中介玩死的?一、免费口子各种各样的免费群免费口子,把他们忽悠晕头转向。一会儿看看这个吹NB广告,一会儿看看那个NB广告。一会儿听听这 ······ 更多详情
最近经常有年轻女孩加了本屌丝的微信,而且来源显示来自通讯录,在简单的询问之后,这些“女孩”向本屌推荐了几款茶叶。这些微信号一看就是女的,每次发信息都是大哥大哥的叫着(本屌丝受不了啊),装小姑娘美女销售茶,并且不厌其烦每日推送信息,无奈之下只好将其拉黑。接下来带你揭秘微信卖茶骗局。首先对方用美女头像通过各种渠道(摇一摇,通讯录等)加人好友,为什么用美女头像呢?你懂得。有时对方甚至用假身份证和朋友圈来骗取用户的信任,不断套近乎接着 ······ 更多详情
01初见“撩汉达人”有没有一种女人,既漂亮又懂手腕?有的。C是我认识的,迄今为止可以说是最漂亮又懂手腕的女人。在香港打的,司机会兴奋地掏出笔和纸问她是不是某明星,能不能签个名?在夜场,就算穿着人字拖,裹着大衣混在一群搔首弄姿的女人里,她依然是耀眼的,甚至遇到过星探前来搭讪。18岁的时候,我们女生还在为考四六级焦头烂额跑图书馆占位,C则窝在宿舍里,上网查飞国外的机票。她的书架上,永远都是诸如邓文迪类型的女性励志书籍。C的衣柜里都 ······ 更多详情
一男子以自己是微商,帮市场上的翡翠商家拍照,代销货品为名义,向瑞丽姐告吉茂珠宝城中多家商户借货,据统计大概借了200多万的手镯,目前此男子失踪联系不到,如见此人请报警联系!男子照片为何该男子可以借到那么大金额的货品?互联网经济的冲击如今,微信,直播等销售平台兴起,代销货品;直播实体商家的翡翠,帮客户砍价赚手续费等等的销售方式,对翡翠实体商家带来很大的冲击。实体翡翠市场乏力翡翠市场至2014年以来甚至进入一个小衰退期。大量资金无 ······ 更多详情
2017年6月,全国“刷单入刑”第一案在杭州落下帷幕,刷单组织者李某因犯非法经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九个月,并处罚金92万元。随着网购的不断发展,雇人刷销量增好评成为卖家提升搜索排名的快速通道,第一案的宣判并未对刷单行业产生任何影响。九个月过去,网络刷单乱象仍在不断延伸。澎湃新闻记者持续2个月跟踪调查15家刷单团队,每个团队人数从几百到几万大小不等,总计约有6万6千余人,参与者中不少为“90后”。在调查中记者发现,刷单平台一般 ······ 更多详情

联系合作

  • 请发送邮件至:
  • service#biepianwo.com
  • (将#替换为@)

手机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