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年终岁末,“回家”是我们脑海里浮现出的最动人的两个字。然而,并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平安回家。有记者曾采访被逮捕的人贩子,他们这样说:“拐骗小孩老容易啦,只要孩子的爸妈不在身边,我就和孩子说我是你爸妈的朋友,你找不到了他们了吧,我知道他们在哪跟我走就行,再顺手给孩子一根棒棒糖,至少90%的孩子保准就跟着走啦!这个办法屡试不爽。尤其是春节前的那段时间,人多,家长无论生活还是工作都很忙,这个时候成功率是最高的。”家长们听见了吗?春 ······ 更多详情
“拐卖这件事,和你的学识、资历、家庭背景高低没有任何关系,它只关于人性、底线。而这一点上,你永远也低不过人贩子。”公益网站“宝贝回家”首页,是部分失踪孩子的头像照片韩峰的故事是无数被拐孩子父母的缩影。他们中的大多数,余生只能在漫长的寻找、等待和内疚中度过。“当孩子被拐走的那一刻,就是家破人亡的时候。”韩峰30年如一日的修表摊01人贩子打开的是孩子的地狱之门能够完好无损,平安长大的,很少。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应该健康平安、 ······ 更多详情
在实体经济不景气的当下,以“互联网+实体店”为代表的消费返利模式俨然成了诸多商家寄予厚望的销售利器。“消费返利”的主要特征是:通过互联网第三方平台介入商家和消费者的交易过程,许诺在平台的消费额度部分返回,或通过现金消费送等额积分等形式,诱导消费者注册会员消费和商家加盟平台回流货款。消费全返(返利)传销骗局不完全名单点点啦、聚赢宝、云集品、云联惠、心未来、得来惠、零零购、利客购、7号网、信优惠、美芝妮、洄游客、匀加速、微客谷、喇 ······ 更多详情
前段时间,“PUA”的诈骗引发广大网友热议。近期,一篇升级版的“PUA”侵犯教学的文章引发关注。该文章称,升级版的“PUA”连带着入门门槛也变低了,由3天8000元会费变为买800块的“迷药”就可入群。“PUA”把约会过程录下来发到网上,这就已经让人难以接受了,他们竟把侵犯过程录下来后发到群里传播。图片来源:女孩别怕微信群直播“下药”据爆料,该群里的此类视频只给自己打码,女生全程是不打码的。录的好的,还能获得免费再次拿“迷药” ······ 更多详情
PUA,又名“搭讪艺术”,本意是教导如何与异性交往,但后来成了“情感操控技术”。异性成了猎物,感情成了幌子,目的都是骗财骗色,并以此炫耀。媒体曝光的PUA导师。新京报图在反不良PUA公益组织小红帽的创始人孔唯唯看来,PUA的受害者包括女性受害者和男性中毒者。女性受害者有的遭受了性侵害,有的被骗取钱财,也有的发现自己隐私泄露,成为PUA团队的教学资料,而男性中毒者在学习PUA文化后也会逐渐出现语言暴力、认知失调、物化女性等行为, ······ 更多详情
如果不是跑路,这本该是一个富有大爱的商业故事。70后的曹斌铭出生于南京一个普通家庭,在之前,他一直以“孝子”形象频繁出现在媒体报道中,他热衷与政商媒各界名流同框谈笑风生,在员工的心目中,他是一个有着远大抱负的人,与下属也相处融洽。2013年初,曹斌铭创立爱福家,不到3年时间,他就将这家所谓养老服务机构开遍了全国十余个省数十个城市,号称员工有6000人。直到5月10日,爱福家的团队在等着曹总给他们开例会,然而他始终没有出现,打电 ······ 更多详情
PUA行业培训中,一个导师展现技术水平的唯一方式,是推倒多少女孩,区别只有数量与速度。2015年5月一天,突降大雨,大三女孩小鱼在校外不远处的雨中焦急徘徊,约定时间将到,小鱼却迷路了。“站在原地,等我。”看着聊天软件上对方发来的这句话,小鱼感到了踏实,虽然对方是从未谋面的网友肖寒,这句话也为对方的容貌加了分。小鱼初中时常被锁在家中一个人写作业,笼子般的家里压抑而缺乏沟通,越发沉默的小鱼在网上寻求慰藉。大三时,她进入一个女性情感 ······ 更多详情
公开信息显示,善林金融成立于2013年,注册于上海自贸区,注册资本人民币12亿元,其创始人周伯云为法人代表。该公司专业从事互联网金融信息分享、咨询服务、投资管理等金融及融资业务,在北上广深等国内一二线城市设有分支机构,服务范围遍及全国。总部被查封,部分分店关闭前天有消息称上海经侦进入善林金融总部调查,基金君昨日中午也赶到了位于上海广兰路的善林金融总部,一探究竟。善林金融位于星峰企业园1号楼的7层,一整层都是公司的办公区,隔着玻 ······ 更多详情
中国式投资骗局大全 2018年9月26日 16:49
投资最难的技术不是赚取收益,而是控制风险!从1万到1亿可能需要一辈子,但从1亿到1万有时却只需要一瞬间。有几个案例对我触动特别大。第一个是钱宝网的受害者,南京某高校的一位院长,自己的儿子因为购买钱宝产品欠下上千万债务,最后父子俩不堪重压,先后自杀。第二个是某位非常知名的明星,和我还有一点交集,对金融不太懂,就听别人的推荐买了几百万P2P,结果后来那个平台跑路了。第三个是我身边的一位非常成功的企业家,2016年的一天突然告诉我, ······ 更多详情
“戒赌吧”原是千万赌徒戒赌与取暖的圣地,后来逐渐演变成赌徒炫技的场所。网赌公司和借贷集团也涌进来,开始收割自己的猎物。一 2015年,我21岁,正式成为铁路供电段的变配电值班员。从此,我的生活被固定在山里的一座三层小楼上。一二层堆放设备,三层也有,只多出一个不足十平米的休息室。我们实行一人轮班制。我一周买一次菜进到房子里,直到下周另一个同事提着菜来接替我。我每天基本都待在休息室,只有设备24小时不间断的“嗡嗡”声作伴。起初我看 ······ 更多详情

联系合作

  • 请发送邮件至:
  • service#biepianwo.com
  • (将#替换为@)

手机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