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了解PUA:“渣男”也可以复制粘贴式的批量生产

2018-02-24 13:27:28 2659

行业中,一个展现技术水平的唯一方式,是推倒多少女孩,区别只有数量与速度。

2015年5月一天,突降大雨,大三女孩小鱼在校外不远处的雨中焦急徘徊,约定时间将到,小鱼却迷路了。

“站在原地,等我。”看着聊天软件上对方发来的这句话,小鱼感到了踏实,虽然对方是从未谋面的网友肖寒,这句话也为对方的容貌加了分。

小鱼初中时常被锁在家中一个人写作业,笼子般的家里压抑而缺乏沟通,越发沉默的小鱼在网上寻求慰藉。大三时,她进入一个女性情感咨询群,群主自称是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提供情感咨询,也教女孩们防范情感

为了活跃气氛,群主邀请几个男生进群,肖寒就是在群里和小鱼相识的。

肖寒姿态高傲,喜欢打压女生。被打压的小鱼气不过,私聊肖寒,想讨回个面子。却不想私下里对方温柔相待,聊天中晒的景点,勾勒着小鱼羡慕的旅行地图,也有意无意聊着俱乐部里骑马、射箭、打高尔夫,还喜欢小动物。

这样的男人对大三女孩小鱼有着不小的吸引力,只聊了一个星期,肖寒表白了,甚至提出了见面。

迷路的小鱼在那场雨天里等来了肖寒,很快就了解了肖寒的事业——PUA导师,工作内容就是帮人泡妞,追女孩,传授整套的技术。

肖寒让学员在里展示骑马射箭的社交生活,同时也要爱好宠物、植物,甚至热衷等。这是一整套精心设计的技巧,在PUA术语中,叫“高价值展示”。

PUA内部培训材料显示,高价值展示的参考模型内,学员都要扮演某一类角色,最好是、事业有成的霸道总裁,通过手段,制造女性的情感波动,让她加大对你的“”,以达到“推倒”的目的。在大量PUA不同流派的资料中,“推倒”都是技术见效的重要指标。

小鱼回忆这被吸引的过程,“那个有阅历的男人似乎很懂她,他会夸奖她,安慰她,会对小鱼说,你为人认真负责,但肯定也有想放纵的时候”。这样模棱两可的说法,其实也是一种最常见的PUA

被“推倒”之后,曾经的赞美立刻成了打压,肖寒嘴里不再出现“漂亮”“乖巧”,而是“胖,长得丑”,“高挣不了几个钱”。小鱼回忆道,肖寒的性索求很强势,很少顾及自己的意愿,从来没有商量的余地。但之后会陷入无尽的冷暴力。无论是摔倒受伤,还是委屈哭泣,都是冷漠相对。

一次在房间里,他掐着小鱼的脖子,厉声说:“我要掐死你”。小鱼骇然。因为肖寒曾讲过自己父亲对母亲的家暴,也承诺不会重蹈家暴的覆辙,“最后他不得不用暴力的方式来让我信服这一点。”

但一年来小鱼始终没有分手,连念头也没有,“真要命,真实的恐惧慢慢变成病态的依赖,算是有一点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了”。

肖寒曾向小鱼证明,他做的是一份“干净”的事业,是能帮助男生学会恋爱的事业。但在PUA行业培训中,一个导师展现技术水平的唯一方式,是推倒多少女孩,区别只有数量与速度。小鱼逐渐知道肖寒同时还与多名女性发生性关系,她远不是他的唯一。

不久后,小鱼查出了性病。面对记者采访,小鱼给“感情”两个字打上引号。“我并不认为这是一段感情,”她坚持道,“那只是一段PUA产物。”

“宠物养成术”

知名高校的心理学研究所博士林杨也曾加入过PUA:他本科期间曾担任过导师,那是2010年,从国外传入中国的PUA产业,处于起步阶段,他也因此得以结识诸多“业界大佬”。

在林杨看来,“低门槛,”是这个行业最大的特征,普通线上课单次三四千,线下课常常在一万左右。利润的趋势,使PUA导师们围绕推倒数量、推倒速度展开激烈的竞争,百人斩、千人斩,8小时推倒,5小时推倒,这是最有力的营销,导师和学员的推倒过程,通常被偷拍偷录成视频,音频和图片,甚至直播形式,被包装为成功案例,在网上传播。

营销已经成为PUA行业惯例,”林杨说,“不打色情牌的,最后被挤得没有生存余地。在这个混乱的行业里,不怕被骂没有道德底线,最怕被骂没有技术。”

2010年左右,一位自称 “死囚漫步”的人创造了一套体系完整的情感操控理论,冠以“五步陷阱”之名,在圈内流传。“的危险”(以下简称诱惑)自诩为“五步陷阱”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

记者在广州偏僻的城区见到“诱惑的危险”,在一家网吧的楼上,他的“情感咨询公司”正在筹备。办公室新投入使用,没有门牌,也没有公司名称。

他最常用的套路,是“五步陷阱”中,一个叫做“帝王”的人偶模型——帝王。在这种模型的设定中,他们是曾被女友玩弄,被哥们背叛的人,却在之后凭借个人拼搏,成为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

“人偶的故事可以真假混淆,夸张一点,促动女孩情感波动。说的时候,要用飘逸感的句子。”诱惑告诉记者,但他强调道,这个人设的“往事”只能在恰当的时机谈起,用烟熏一下眼睛,流两滴眼泪,或者醉酒后假装真情流露,展现专情而柔软的一面。

真情流露是为压迫表白做铺垫,被表白便如同应聘上岗,得签订试用期,条件是“不能背叛”“不能说谎”等,这将成为摧毁阶段的依据。摧毁的目的,是彻底击溃女孩的自尊意识,转而进入“宠物养成术”。在他们的理论构架中,女孩在这个阶段百依百顺,十分粘人。

“一定要说:你亲手摧毁了我们的信任,我们的爱情。这样把整个问题都赖给她。让她觉得她错过了一个好男人,然后回过头来拼命对你好。”

“诱惑”在2015年认识了他的妻子,并育有一个小孩。记者问及其妻子有何独特之处,他却坦然回答“没有”。

“她和所有被推倒的女孩一样,只是有了孩子,死活甩不掉。”在交往过程中,妻子在不断被,长期的性格养成,使之成为宠物养成的一员。他颇为自得地承认,他已麻木到无法产生任何爱情的感觉,“爱情只是男女之间相互玩弄的游戏。”

潜伏着“收集罪证”

和那个PUA导师“分手”后,小鱼很长一段时间不愿再看到任何有关PUA的东西,但她时常陷入噩梦,午夜惊醒。无意间,她在上找到以反PUA为己任的“小红帽公益组织”,把郁积内心的往事告诉了组织的负责人孔唯唯。

六年前,孔唯唯在本科阶段第一次接触了PUA。

当时,她的好哥们花了三万块钱报名一个课程,去成都学习了十天。回来后,眼前这个阳光男孩成了油头先生,频繁对身边的女同学下手。

某次喝醉了酒,这个曾经斯斯文文的男孩,闹到唯唯这里来,说着污秽不堪的脏话,声称拿不到唯唯闺蜜的联系方式,誓不罢休。性情大变的好哥们恍惚像个人一样,友谊也走到了尽头。

孔唯唯感到困惑,在对PUA进行搜索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朋友的表现并不是个例。主职为社工的她很快产生了研究意识,她开始搜集资料,在网上买教材,开始分析案例。之后,她在自己的公众号,为一些网友和读者分享PUA的套路和逻辑。

时常有受害者找到孔唯唯,把她当作树洞,倾述那些难以启齿的遭遇。

孔唯唯告诉记者,在她们当中,有的经历了严重的应激性障碍,时常无缘无故大哭,做噩梦。 也有很多人带着疑惑前来求证,她们并不确定是否遭遇了PUA,“渣男可能是个人化的,但PUA是批量生产,批量生产就有可识别的特征。” 孔唯唯说。

树洞里,倾诉者说完自己的故事,有的删了彻底消失。也有人留了下来,她们有意帮助另外一些受害者。留下来的受害者相互抱团,她们成立了这个反PUA的公益组织——小红帽。这个松散的组织聚集了15个人,除了帮助受害者,听她们倾述,或者开导一二。

义工还有一份工作,是揭发这个行业的“黑料”。唯唯派送她们到各大PUA组织的微信群,潜伏着收集“罪证”。反PUA六年,孔唯唯手里的PUA材料,从十来个优盘,变成2T的移动硬盘。

PUA的很多教程,花点钱就能从网络上买到,不过,有大量 “黑料”都是各大PUA组织相互举报,特意发给唯唯。她的微信联系人有80%是学员和导师,很多人来刺探敌情,或者软硬皆施地威胁一番。偶尔还有人来拉她入伙,请她当导师或者。这位90后女孩笑着说:“按他们的标准,我大概也算半个导师了。”

证据完整的材料,孔唯唯整理出来,发布在网上。网民们骂是骂了,可导师们却沾沾自喜,反而当作宣传。在PUA交流群里,甚至还有人一边晒出自己把妹战绩,一边嘻嘻哈哈地说:“明天又要上孔唯唯老师的微博了”。

对此,孔唯唯只觉得无奈。

今年6月29日,孔唯唯爆出一组聊天截图,图中一名女子不愿分手,在手腕上划了两刀,鲜红的血洒了一地,并发来长长的,以挽回她的爱人“诱惑的危险”,而后者将聊天截图以炫耀的方式发到群里,流传至网上,一时间上了热搜。

这种“反向宣传”的事情也并非孤例。今年6月,成都一男子在街头直播搭讪,变魔术对女孩袭胸,后被警方拘捕,事实上,该男子正是著名的PUA团队浪迹教育的前导师。如今,这家成都的公司已经是国内体量最大的PUA

“泡学中毒”

在刚接触PUA一段时间后,唯唯心情莫名狂躁起来,或者陷入无尽的低落,经常失眠,无缘无故痛哭。抑郁的诊断结果摆在那里,她却想不起生活中从可曾有过任何不开心。

问题自然是那一大把优盘,里面装满了PUA资料,长期跟这些负能量材料打交道,不知不觉就是两年,她开着玩笑说:“不成精神病才叫不正常。”

她尽量避开PUA。治疗抑郁差不多一年。

某天,公众号上有读者找她聊早恋的话题,那是一个来自偏远地区的男孩,十四岁,正读初二,他身边的同学都“开荤”了,甚至有同时交几个的,他还没有,有些苦恼。细问之下,这个男孩告诉他,只要百度一搜索,很轻易就可以找到学习PUA的途径。班上那些能交到几个女朋友的同学,都学过。

唯唯听了之后顿觉“五雷轰顶”。 PUA快速走向低龄化一事,让她意识到自己“必须站出来了”。她花了近半年的时间,尽可能抹掉网上的信息,然后注册了微博、微信,以“孔唯唯”这个身份,公开表示反对。

在这之后,竟然有不少PUA学习者找到孔唯唯,向一个反PUA的人倾诉内心的苦恼。在微信分组里,唯唯同样把他们被列入受害者一栏。“自己也曾经研究PUA而陷入抑郁,有时候也挺能理解他们。”

按照业内流行的说法,这叫“泡学中毒”,这个概念目前并没有明确的界定,多指在接触PUA理论学乱了套,丧失了价值评判标准的人。

小博就是其中一员。学习PUA后,西安某高校的小博前后有十段短期关系,长则一两个月,短则速推当晚就走人,尽管他的原则是双方对这种肉体关系保持坦诚,但小博最终仍陷入莫名的恐慌和沮丧,他担心自己丧失了爱的能力。

小博将学习PUA的初衷归结于他的学姐。那时候他刚进入大学,对学姐痴迷到无法自拔。学姐有一份若即若离的恋爱关系,她告诉他,等她一个月,等她三个月。最后是“三年备胎”,整个人被学姐牢牢拴住,一直到她与别人结婚。

他羞愧于自己的无能,想真正学会如何追一个女孩子。但学了几个月速推流为主的PUA后,小博说:“我已经想不起爱情是怎样的感觉。”

宁义也觉得自己“中毒”了,他是贵阳某高校的,从高中开始学PUA,至今两年有余。生活中原本内向的他,按照PUA制定的社交达人标准“行走泡妞,惯例的话术烂熟于心”。

宁义说,追女孩每个步骤都有对应的话术,说什么内容,怎么说,有严密的系统和模型,在心里过了无数遍,实践了无数遍。某天他像往常那样,跟一个女孩搭讪,猛然间,宁义却意识到自己像一台机器人,机械地念着脑海中背过无数遍的套路,脑子里空白一片。女孩白了他一眼,转身离开,而他呆立原地,不知所以。

宁义告诉记者,如果可以,他巴不得想清除掉脑子里那些牢固的话术模型。

心理学李松蔚谈过这一情况:“一个女孩喜欢吴彦祖,而我学会七十二变的法术,变成吴彦祖的模样追到了她。但我毕竟还是我。——于是代价就是,我这辈子都不可以变回我的模样了。”

李松蔚认为,PUA是工具理性指导下的恋爱:为恋爱而恋爱。执行任务,解决问题,别的无需多想。时间一长你就觉得无意义,对方也觉得无意义,最终就像泡泡糖一样嚼到没有味道,也就吐掉了。

“通过泡学获得的性爱,某种意义上,跟(仪器刺激脑部获得的)幻觉是五十步笑百步。”

“泡学中毒”的人不在少数,情感认知体系被摧毁,普遍表现出厌倦,迷茫,甚至情绪失控。即使是被这个行业奉为大师的“谜男”,也因为抑郁和精神失常被送到精神病院,他的徒弟Neil Strauss记录了他最后的精神状态,“一个星期以来,他游走在极端愤怒和暴力,和一阵阵间歇性的呜咽中,现在他威胁说自己要自杀。他确实知道怎么去撩妹,他只是爱无能。”

曾有一位泡学中毒后的PUA学习者找到唯唯,向她咨询情感障碍的问题。唯唯无能为力,问他:“愿不愿意跟当地社工聊一聊。”男孩想了想答应下来。

“从来没有PUA要接受这种辅导的。这件事情非常奇怪。”唯唯找到深圳当地社工,正要转介过去时,他却退缩了。

评论(0)

你的评论很重要!

  • 还没有人评论过,赶快抢沙发吧!

联系合作

  • 请发送邮件至:
  • service#biepianwo.com
  • (将#替换为@)

手机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