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赌吧”原是千万赌徒戒赌与取暖的圣地,后来逐渐演变成赌徒炫技的场所。网赌公司和借贷集团也涌进来,开始收割自己的猎物。一 2015年,我21岁,正式成为铁路供电段的变配电值班员。从此,我的生活被固定在山里的一座三层小楼上。一二层堆放设备,三层也有,只多出一个不足十平米的休息室。我们实行一人轮班制。我一周买一次菜进到房子里,直到下周另一个同事提着菜来接替我。我每天基本都待在休息室,只有设备24小时不间断的“嗡嗡”声作伴。起初我看 ······ 更多详情
最近一直失眠,到处没有说,也不敢说,如果说出来,会有多少人骂我,所有来发篇头条文章来倾诉下,也给所有沉迷网赌的人一个提醒,如果你想靠着赌博发家致富,你早晚会血本无归~最后死的很惨很惨。。。。事情要从去2013年说起,不知不觉,我在WD的路上越走越远,欠的钱越来越多,已经超出了我现在能够负担的范围。那时候刚刚毕业,在一家小事务所里工作,工资不高,但是养活自己不成问题,但是年轻人总想挣点外快,于是我上网看资料,终于让我发现了兼职的 ······ 更多详情
一位群友谈到了他正在操盘的一个项目,也就是在这里即将谈到的线上棋牌项目。这样的项目在他看来,这看似擦边,但也不算违法,可以说是合法不合规吧。其实,做这种项目,在2012年以前,都非常盛行,当时我在大学时的一同学去这种棋牌公司上班,在后台看到每天的资金流水都是千万级,很吓人啊。然后在这里呢,为了能够告诉大家这个棋牌的一些套路,用于提防上套,足以够使用。我们在百度上搜索“在线棋牌”,会出来很多的广告,特别是在晚上12之后,很多暴利 ······ 更多详情
写在前面最近,我们采访了一个从网络赌博公司逃出来的人,他委托我们做这一期采访,是想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提醒大家警惕求职陷阱,避免被骗来柬埔寨难以脱身,其实这更像是他匿名写给大家的一封信,鉴于此,我们全文将使用第一人称描述。在国内发展得挺不顺的,中介说国外招销售,我想去试试“我之前是在中国做销售的,我当时正在找工作,在招聘网上填写了一个简历,当时就有人联系我,最初我以为就是公司的人事,后来才知道是中介,他们约我去公司面试,说做销售业 ······ 更多详情
假景点忽悠你以为国内的名胜古迹都是独一无二的?太天真!国内不少黑心司机/导游为了赚取费用跟游客偷换概念,把游客带到山寨/人造景点扬长而去……01偷梁换柱(例如:假长城 假兵马俑 假秦始皇陵 )➤ 西安一些司机会告诉你兵马俑有仨坑,每个坑相隔几公里(其实只有300米),二号三号专业考古不开放(纯属胡扯),然后他们会带你去一号坑参观,实际上被带去的是地方叫一号馆,根本不是真的兵马俑!➤ 北京八达岭长城,旅行社/黑车小广告满天飞,包 ······ 更多详情
24年前,通江5岁的小金俊和聋哑妈妈一起被人拐卖,父亲金福春第二天找到邻村的人贩子家里,人贩子承认了,答应带金福春去找两母女,结果一去不返。后来,叔叔金福友报警,人贩子罗某和李某分别被抓获判刑,金福友先后两次出省终于将金俊父亲金福春找到,金福春因为家里没人拒绝回家,随后两兄弟失去联系。24年后,在巴中市通江县铁溪镇,金俊通过宝贝回家找到记忆中的巴中老家,父母原来的房屋来留着,屋前的柿子树还在,原来幸福的一家三口,如今只有金俊回 ······ 更多详情
今年年初以来,杭州下城警方陆续接到一些受害人报案,称其受朋友所邀赴饭局后,疑似被人下药并骗取钱财。 警方经过深入调查,最后牵出6个犯罪团伙,犯罪活动基本发生在杭州及周边地方。截至目前,下城区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97名,其中69名已被下城区检察院批准逮捕并顺利移送起诉。随着这些恶势力团伙的覆灭,一个不为人知的涉毒诈骗套路也浮出水面,其背后的套路之深,让人不由惊出一身汗。频频上门催债 背后竟是精心骗局2018年一月下旬,劳某向杭州 ······ 更多详情
去迪拜游玩,还能顺便参加皇室医疗体检,下了飞机有豪华版加长林肯汽车接你到当地的五星级酒店休息,然后送你到皇家医院,由医院的总监欢迎接待,进行愉快的“皇家服务之旅”。听起来,这是一个十分诱人的项目,简直是一种享受。然而,前去参加这个项目的游客们却反映,这是一段糟糕的旅程,因为在皇家医院里,“权威专家”纷纷告知游客:“你病得很严重啊!是癌症病变的前奏。”这些“被患癌”的旅客,只得在这“皇家医院”接受“抗癌治疗”,而短短几天,游客们 ······ 更多详情
今年8月,因为前程无忧网上一条“万元招聘出差电焊工”的招聘信息,35岁的姚松策前去应聘,不料,却经历了噩梦般的28天。与招聘单位联系妥当后,姚松策几经周折来到山东,但他没能去做电焊工,反而被骗上了一艘渔船捕鱼,“在渔船上手机没有信号,每天重复放网、收网、拣鱼的动作,每4、5个小时一次,24小时循环往复,期间船从不靠岸。我们每天随着渔船浮沉,一眼望过去,全是茫茫大海。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被逼着像一台机器似的,每天机械地重复 ······ 更多详情
“我到现在也想不通,我每投一个项目,我都不能说成功,如今在众筹平台上随便挂出一个项目,居然就有人放钱了?谁来给他做项目分析?”著名天使投资人徐小平曾与钛媒体记者聊及当下的股权众筹模式,他觉得难以理解。在中国许多地区,这些看似不可理解的“新鲜事物”,在欣欣向荣的同时,却也在一幕幕上演着“荒诞”。2016年钛媒体曾独家报道的36kr股权众筹项目宏力能源被爆“涉嫌诈骗”一事尚未完全解决;近半年来,作为36氪对外长期包装为“明星项目” ······ 更多详情

联系合作

  • 请发送邮件至:
  • service#biepianwo.com
  • (将#替换为@)

手机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