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视觉中国:不止一次要放贷,故意留漏洞引人侵权

2019-04-17 14:07:59 1000

文 | 贾敏

视觉中国的“黑洞照片版权”风波继续发酵。

一张全人类都在关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天文图片,当人们正在相互传阅使用时,忽然被警告可能会惹上官司,因为它的版权属于视觉中国。

这不是段子,不是戏剧,但却越来越荒诞。

视觉中国官方回应称自己拥有“人类首张黑洞图片”版权后,吃瓜群众群情汹涌,越来越多的瓜也因此被带出。

4月11日,有发现国旗、国徽也在视觉中国被标注版权所有,引发更大范围讨论。随着共青团中央质问,新华社评论视觉中国“打着版权保护幌子做起生意”,视觉中国被推上风口浪尖。4月11日晚,视觉中国发布致歉声明,对不合规图片做处理。

但对视觉中国来说,事情到这里远远没有结束。“版权”、“钓鱼维权”等问题正将其推向风口浪尖。事实上,时代周报公众号(ID:timeweekly)发现,视觉中国当前正要投身行业,他们的实际控制人们正发生微妙的变化,他们还涉嫌自己以法律武器进行打击侵权与欺诈。

4月12日,视觉中国迎来3.88亿股限售股解禁。开盘后,其股价毫无悬念地跌停了。瓜还在继续产生,当我们回头看下视觉中国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事,也就大概知道,当初种的都是什么瓜什么豆。

不止一次推行放贷业务

许多人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讲求跨界的时代,做图库生意的视觉中国也赶了个时髦,不止一次地搞起了业务。

2015年12月27日,视觉中国曾公告称,拟与富滇、广东网金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昆明顺城若普商贸有限公司共同出资3亿元,设立富银消费公司。

视觉中国称,此举是对C端的服务和业务延伸。希望借此实现公司发展战略和收益。同时,通过投资能够获得较为理想的财务回报。

然而视觉中国做的是图库生意,它的发展战略与消费金融能扯上多大的关系?或许,“较为理想的财务回报”才是真实目的。

起底视觉中国:不止一次要放贷,故意留漏洞引人侵权

截至目前,该消费金融公司申请已有3年有余,尚未获得中国银保监会批准。但视觉中国并未在金融业务上死心。

正常运营消费金融业务当然无可厚非,但在实际情况中,消费金融机构违规涉足业务的情况并不少见。

据亿欧网报道,2017年华融消费金融将资金输出给向钱贷,信用,闪银,原子贷,闪电,嗨钱,融易花等数十家现金贷平台。此外,华融消费金融还曾涉足“租金贷”,与房屋机构梦想大熊(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合作租房业务,因用户投诉“被贷款”而停止。

时间来到2016年7月,视觉中国联手中国华融共同设立中国华融创新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主营资产管理、市场管理与财富管理等业务。其中,视觉中国出资1亿元,持股20%。后来在2018半年度财报中,华融创新被列为“提及的主要子公司及对公司净利润影响达10%以上的参股公司”。

根据视觉中国公布的2018年半年报,截至2018年上半年,华融创新总资产为8.99亿元,营业收入为3.39亿元,净利润为1877.5万元。而2017年全年,华融创新营业收入为5.52亿元,净利润为8160.3万元,其中1632.1万元归属视觉中国。

3.88亿解禁限售股全军覆没,巧合还是作死?

世间总会有各种离奇的巧合。不过这一次,似乎“作”出来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最先发出视觉中国黑洞照片版权事件的人现已难以考证,但有人倾向于这是视觉中国故意为之。

4月12日,视觉中国有3.88亿限售股解禁,这是五年前视觉中国借壳远东股份所定向增发的股份。此次解禁市值约103.3亿元,占公司总股本的55.39%,涉及股东为十位视觉中国的实际控制人。

五年前定向增发时价格为5.28元/股,到事发当日的4月10日,视觉中国最新股价为26.62,较之定增价格,已经有400%的收益。

所以,诸多股民认为黑洞照片版权是视觉中国故意传播出来,试图借黑洞的热点让股价大涨。毕竟冻结五年后,股份终于解禁,股价越高,获利越丰厚。

只是当限售股解禁遇上被全网追杀,随后的事情不难想象。

4月12日早上,视觉中国开盘封死跌停,封单超46万手,也就是至少4600万股开盘就在跌停线上抛售。

此外,时代周报微信公众号(ID:timeweekly)查阅其质押情况发现,实控人之一柴继军目前有3笔股权质押,共约3900万股,价值超10亿元人民币,占其目前所持全部股份的78.37%。

起底视觉中国:不止一次要放贷,故意留漏洞引人侵权

5个重要股东加起来,处于质押中的约112.14亿元。根据查询结果,这部分股票远未触及平仓线。但今日同时解禁的超100亿市值,对视觉中国股价已经造成沉重打击。

解禁的百亿股票,像是黑洞一般,视觉中国已困在其中。

问题的根本——故意设置的

同样被困住的,还有视觉中国的主营业务。

2014年,华盖公司与正林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中,法院指出,“网站中对作品的“署名”,包括权利声明和水印,在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构成著作权权利归属的初步证明。”并认定华盖公司有权对涉案图片主张著作权。

这个判决,给视觉中国及其旗下公司开了绿灯——在图片的版权纠纷中,使用方若不能提供相反证据,则极易败诉。然而出售方视觉中国,又是否拥有这些图片的版权呢?

4月11日,有网友质疑,国旗、国徽、历史人物照片等图片都被视觉中国标注版权所有,甚至一张国旗的图片被按3000元/次售卖。

起底视觉中国:不止一次要放贷,故意留漏洞引人侵权

处于风暴中心的黑洞照片亦是如此。但欧洲南方天文台(ESO)对此作出的回应却是:视觉中国没有向EOS索要过黑洞图片的授权。并且EOS图片版权是开放的,视觉中国根本不需索求版权。

“视觉中国将所谓的‘授权’视为它可以在中国境内这张图片的版权,并从中牟利,这种行为不合法。视觉中国在没有预先告知我们的情况下使用了这张黑洞图片,但这并不意味着版权的转让。”

视觉中国拿自己没有版权的黑洞照片去售卖,或已涉嫌欺诈。而这种饱受诟病的模式,已经持续了四五年之久。

2017年4月,视觉中国曾将腾讯告上法庭,称其在微信企业账户及新浪官方微博中,未经许可使用了9张视觉中国拥有版权的图片,要求腾讯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共18万元。算下来,一张图2万元。

对此,腾讯辩称,其他网站上也有不同水印的涉案图片,不能证明视觉中国享有图片的著作权。但最终,法院还是判决腾讯赔偿视觉中国4万元。

从营收上看,根据视觉中国2017年年报,其互联网传媒与视觉内容服务营收占7成以上,这意味着买版权、卖版权、版权维护是视觉中国的主要营收来源。

起底视觉中国:不止一次要放贷,故意留漏洞引人侵权

为视觉中国维护这一营收来源的方法。视觉中国四处出击起诉侵权方。

裁判文书收录网站Openlaw的数据显示,与视觉中国有关的法律诉讼,2018年全年共有2968起,在2017年更是有5676起,也就是说,平均每天视觉中国就有15.6起官司要打。

看上去,视觉中国似乎是把维权当成商业模式了?那就意味着目标不是消除侵权,而是鼓励侵权了,因为只有侵权增加,维权带来的利润才会增加。

但在视觉中国指责其他公司侵犯版权时,其自身的版权意识又如何?

相对于深受其扰的自媒体群体,摄影师人群则大部分都在站队力挺视觉中国,认为“盗版就是违法、维权天经地义”。维权自然是对的,但把维权作为商业模式呢?事实上,视觉中国在处理侵权纠纷的过程中透露出来的价值导向和疯狂趋利的态度才是让大家不齿的真实原因。

视觉中国一直把提高版权意识挂在嘴边,我们来看看其自身的版权意识。事实上,视觉中国在内容提供方面,一直采取UGC的方式,也就是用户自行生产内容。这给视觉中国的图库带来了庞大的图片数量。当然,可”维权“的图片也跟着大幅增加。一位摄影师注册以后,随便上传一张图片,视觉中国就认为其取得了图片版权。甚至连基本的核实、查验、监管环节都没有。所以我们会看到视觉中国的图库里躺着一堆国徽、历史名人等照片。

你要说视觉中国不知道?一开始设置这个机制的时候,一个平台就该想到这些问题。不少平台早期为了填充基础内容,会进行这种野草疯长式的操作。但即使已经家大业大,视觉中国却并没有要改变的意思。

一位摄影师为一汽大众拍的图片,图片被一汽大众作为发稿图片发给了到场的数家媒体使用。随后,照片版权所有方一汽大众以及一系列的合作媒体收到了视觉中国的律师函,声称这些照片版权在视觉中国手上,这些媒体和一汽大众侵权了。

后来经过调查得知,这些照片是一位收到一汽大众发稿图片的摄影师自行传到视觉中国图库。随后视觉中国标注了版权所有。这种乌龙事件不止一次出现。不过最后视觉中国都将责任推给了上传图片的摄影师。这种UGC模式,是视觉中国用来免责的基础模式。

起底视觉中国:不止一次要放贷,故意留漏洞引人侵权

视觉中国法务称上传者提供了原片

至于所谓的监管。该摄影师曾与视觉中国方沟通,视觉中国出示的版权证据,是一张屏幕翻拍图。

起底视觉中国:不止一次要放贷,故意留漏洞引人侵权

所谓的原片,是这样的电脑屏幕翻拍图

不管是不是有版权,让更多的人上传图片,然后打上水印,谁用了就告他侵权,被质疑版权就甩锅给上传图片的摄影师。这个看起来很闭环,但一家以版权诉讼为主要盈利的公司,自己在版权方面就站不住脚。尤其为了扩大规模,在模式上故意设置不监管、假装自己拥有一切图片版权,然后四处出击去提起诉讼获取收益。

这,真的没问题吗?

发家:曾是摄影记者 与李学凌是同事

视觉中国这家被称为“奇葩”的公司是如何练成的,是什么样的种子种出了这样一颗畸形的果子?

视觉中国创立于2000年6月,是一家视觉影像产品和服务提供商,其核心业务板块分为视觉内容与服务、视觉社区和视觉数字娱乐三个板块,同时拥有中国最大的视觉内容互联网版权平台。

在视觉中国的股东构成中,廖道训、吴玉瑞、吴春红、柴继军、姜海林、陈智华、袁闯、李学凌、高玮、梁世平10人是一致行动人,也是公司实际控制人。其中,原视觉中国董事长、现副总裁柴继军和股东李学凌曾有一段渊源。

起底视觉中国:不止一次要放贷,故意留漏洞引人侵权

视觉中国实控人之一,柴继军

中青报摄影记者柴继军,在工作中经常会遇到高质量的摄影作品由于报纸的题材和版面所限,无法被使用的情况。而另一边,恰好又有很多媒体同行找不到合适的图片资源库可供采用。

2000年4月,柴继军拉上了文字编辑李学凌,也就是后来的欢聚时代创始人,后者又说服了搞技术的陈智华加盟,一起“做一个不烧钱的、能的生意”。

柴继军身在摄影圈,清楚行业需求和痛点所在。一个月后,一个以按需付费的形式,开放给编辑和摄影师们的图片中介网站上线,这就是视觉中国的前身——photocome.com。上游对接图片摄影师,下游对接媒体、商对图片的需求,Photocome走上别具一格的商业道路。

2005年,柴继军从中青报辞职,全心投入图片库生意。同年,photocome更名汉华易美,6年后该公司与华盖创意、视觉中国重组,成为后来的上市主体视觉中国集团,柴继军任总裁。

直到今天,视觉中国现拥有超过2.7亿张图片、500万部视频、30万首音乐的版权,与超过1.7万名摄影师存在合作关系,且每日新增图片量超过2万张。

小到自媒体人、博主,大到称霸一方的巨头,几乎没有哪个敢小觑视觉中国的影响力。

但这种模式或许在今天走到了尽头。4月12日,国家版权局指出,个图片公司要健全版权管理机制,规范版权运营,合法合理维权,不得滥用权利。同时,也将把图片版权保护纳入“剑网2019”专项行动,进一步规范图片市场版权秩序。

图库的钓鱼式维权或将终结。那么,视觉中国又当如何。

评论(0)

你的评论很重要!

  • 还没有人评论过,赶快抢沙发吧!

联系合作

  • 请发送邮件至:
  • service#biepianwo.com
  • (将#替换为@)

手机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