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教育近年来屡次陷入欺诈招生漩涡。这家美股上市公司以招聘为借口揽求求职者面试,再以求职者学历不达标鼓动其参加培训,承诺培训后推荐就业。公司还为预算不足者提供借贷交学费服务,引发了一系列培训贷纠纷。这家公司自称是目前国内最大的IT职业教育机构。自2002年成立以来,已覆盖国内70个城市,成立了200余家分公司。期间有不少名人为其站台,包括俞敏洪在内。2014年3月新东方作为基石投资者,以IPO价格认购总额1350万美元的达内股 ······ 更多详情
400余大学生因未还款被起诉,几乎无人应诉2015年12月,“704校花”产品正在宣传。微博截图上大学以来,齐晓东看过很多与“校园贷”有关的新闻,印象最深的是那些因还不上钱自杀的学生。他从没想过,自己也会成为新闻的主角。7月6日早6点,他刚醒就在微博上看到了一篇报道:《借“校园贷”买高档手机,400多名大学生成被告》。报道称,来自广西、江西、贵州等地的400余名大学生从广西某金融公司借款后,因为未还款被该公司起诉,涉案学生无一 ······ 更多详情
那个冷风裹身的夜晚,逼债的信息从四面八方涌来,刘珂从大学宿舍床上坐起来,“没有办法了,没有办法了。”巨大的惊慌和绝望冲上脑门,心脏猛烈撞击着胸腔,浑身微微颤抖。这个1998年出生的大学生,再一次输光了父亲倾家筹措给他还债的最后一笔钱后,脑子里只剩一个想法:立刻动身去柬埔寨西哈努克,那个遍地是中国六合彩的海滨城市,也许能把输掉的钱重新赚回来。刘珂告诉深链财经,5个月来他在OKEx平台参与期货炒币,输光了包括网贷和父亲补给的3次学 ······ 更多详情
“我投的这些项目怎么都不还钱呀?还找不到人,这可怎么办?”石家庄市73岁的张阿姨日前来到本报,拿出厚厚一沓借款合同,含着眼泪诉说了自己的投资过程。一次次轻信许诺的投资后,全部积蓄68万元换来的是人走屋空的现实和遥遥无期的等待,张阿姨一筹莫展,还不敢告诉家人。在本报接待的金融3·15热线中,类似张阿姨这样的民间借贷案例不胜枚举。针对民间借贷,相关部门已多次发出预警。而老人屡屡上当,需要的不仅仅是预警,还有家人的陪伴与交流。在易县 ······ 更多详情
近日,有媒体报道,山东诸城26岁的女子王娟(化名)因被一名“大师”周文登称“蛇妖附体”,随后被其公婆扇耳光,用手指戳身体部位,躺在地上踩踏,最终死亡。报道还称,逝者婆婆在与“大师”周文登结识后,开始“神仙附体”,而这名大师身背多笔债务,在潍坊昌乐至少欠款几十万。每日人物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以及过往部分媒体报道发现,“大师”群体往往没有正当职业,对前来求助的,他们给出烧香拜佛、“往死里打”等方法,并且暴力治疗已成为部分“大师”的主 ······ 更多详情
近日,江苏达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上诉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斐讯)申请破产清算一案,在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二审审理后终结。虽本次诉讼最终以斐讯方面胜诉而结束,其中暴露出近80亿的负债。上海互联网金融评价中心监测发现,斐讯公司涉嫌利用“零元购”所谓营销创新,实质捆绑互联网金融平台发行理财产品涉嫌非法集资。上海互联网金融评价中心提醒投资者高度警惕一些违规招揽普通投资者做营销创新理财交易的互联网平台和机构,它们没有相应的 ······ 更多详情
中国式投资骗局大全 2018年9月26日 16:49
投资最难的技术不是赚取收益,而是控制风险!从1万到1亿可能需要一辈子,但从1亿到1万有时却只需要一瞬间。有几个案例对我触动特别大。第一个是钱宝网的受害者,南京某高校的一位院长,自己的儿子因为购买钱宝产品欠下上千万债务,最后父子俩不堪重压,先后自杀。第二个是某位非常知名的明星,和我还有一点交集,对金融不太懂,就听别人的推荐买了几百万P2P,结果后来那个平台跑路了。第三个是我身边的一位非常成功的企业家,2016年的一天突然告诉我, ······ 更多详情
覆盖国内70个城市,拥有330家教学机构,被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重点投资的美股上市公司达内教育(US TEDU.O)深陷欺诈招生的漩涡。 1月24日,一位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向长江商报记者投诉直呼:“被忽悠”。 “忽悠”他的机构是“全球最大的IT教育集团”,美股上市公司达内教育。 1月28日,长江商报记者随该生前往位于武汉市硚口区新世界写字楼的达内教育教学点。记者看到,公司前台挂有两个公司名牌:“达内科技”和“才秀人人科技有限公司 ······ 更多详情
刚下过一场雪,凌晨三点多,罗正宇打开房门,走上楼梯,在旅店的楼顶徘徊。4点23分,他返回房间,在手机便签上写下遗言:我去死了。自杀的。在武汉玩了一年。什么事没做。没什么遗产留下。借了一屁股债,不会还了。我太幼稚了,大人和我说的都是对的。可惜我明白太晚。都是我自己的错。对不起……第二次,他又爬上楼顶,5点00分,再次返回房间,在便签上写道:老板,你立即报警吧,我在顶楼上吊自杀了,对不起……之后,罗正宇第三次爬上楼顶,没有再走下来 ······ 更多详情
“戒赌吧”原是千万赌徒戒赌与取暖的圣地,后来逐渐演变成赌徒炫技的场所。网赌公司和借贷集团也涌进来,开始收割自己的猎物。一 2015年,我21岁,正式成为铁路供电段的变配电值班员。从此,我的生活被固定在山里的一座三层小楼上。一二层堆放设备,三层也有,只多出一个不足十平米的休息室。我们实行一人轮班制。我一周买一次菜进到房子里,直到下周另一个同事提着菜来接替我。我每天基本都待在休息室,只有设备24小时不间断的“嗡嗡”声作伴。起初我看 ······ 更多详情

联系合作

  • 请发送邮件至:
  • service#biepianwo.com
  • (将#替换为@)

手机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