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骗入传销组织的云南男子张世才,在厕所里勒死了一名看守他的传销人员,此案近期引发舆论高度关注。该案的传销头目在法庭受审时称,其传销组织名为“天津天狮”。据反传销人士介绍,近十五年来,以“天津天狮”名号开展传销活动的北派传销组织,已发展成为我国分布最广、最具暴力性的传销派别。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发现,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 ······ 更多详情
文章转载自方圆杂志(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这个事情还是不要提了吧。”1月20日,山西省晋城市人吴云接到记者电话时,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生活已经恢复了原样,那些东西再也不会信了,就当一个教训吧”。从298元内裤到14900元保健品吴云口中的“教训”发生在一年多以前。在2016年5月中旬,一个普通周末,吴云正在晋城经济技术开发区竹园小区的家中用手机上网,右下角弹出一个广告,商品名叫“英国卫裤”,写着能够改 ······ 更多详情
在甘肃天水郊区的集市上,记者看到一款红色的饮品礼盒,上面写着高钙核桃。超市经营者:“这个批发价23元,这个是核桃的。”记者在秦安县一家专营饮料的商店门口看到,名为承德杏仁露的产品至少有三种。而在县城的集市上,像这样销售承德杏仁露产品的商店至少有十多家,每一家都把产品放在醒目位置,这些产品和某个标注“露露”品牌的杏仁露都不一样。超市经营者:“这是承德的杏仁露,真的。这个也好着呢,都拿的这个。”在山西大同市一些县城的小超市里,也能 ······ 更多详情
没有实力抢占流量入口的中小电商,选择加入南极人抱团取暖。(南方周末记者 罗欢欢/图)无论是纸尿裤、甩脂机,还是玻璃杯、汽车坐垫,南极人都有正品吊牌出售。如果愿意开辟新类目,吊牌价格还能再优惠。由于南极人、北极绒、俞兆林都是自己组货,基本上不存在品控环节。品牌方会要求授权工厂提供产品的质检合格证,而这些质检合格证淘宝上花费100元就可以购买。南极电商的家纺经销商大多集中在南通叠石桥市场,经销商们大多是在市场上采货,贴上南极人商标 ······ 更多详情
近日,有自媒体报道,一款品牌为“曹清华”的“薏辛除湿止痛胶囊”,因为狂轰乱炸的广告而成为治疗风湿骨病的“神药”。在曹清华胶囊于市场崛起的同时,其违法广告亦屡屡受到国家药品监管部门的曝光。(4月30日《澎湃新闻》)靠广告宣传起家的曹清华胶囊,与莎普爱思、鸿茅药酒、汇仁肾宝一起,被网友称为神药界的“四大天王”,不过,随着自媒体不断揭开黑幕,莎普爱思、鸿茅药酒先后走下“神坛”,被打入“冷宫”。曹清华胶囊,依靠大炮轰炸式的广告,取得了 ······ 更多详情
“因违反国家相关规定,采取借新还旧的方式向投资人吸收资金,目前已无法兑付本金利息。”2017年12月26日,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向南京市公安局投案自首,并写下上述声明。2月1日,南京市公安局发布官方通报,张小雷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执行逮捕,一起涉嫌特大金融骗局的犯罪案件浮出水面。近年来,“e租宝”“中晋系”“善心汇”等借互联网金融之名,以高额返利为饵,新形态的非法集资、非法传销等金融骗局频发。其涉案金额大、波及人数多 ······ 更多详情
之前央视就报导过代购真假难辨前不久更有微博网友爆料:假代购已经疯狂到“山寨商场”来造假博主曝光了奢侈品代购圈假货的一个高阶玩法,说是直接在国内盖一座山寨的外国商场,像巴黎春天、巴黎老佛爷,直接雇佣外国人当销售,网红和代购的直播就在里面进行。而视频,就默认被设定为“外国香奈儿柜台代购直播中”,一只香奈儿包包,旁边一口欧洲口音英文的销售小哥哥数着欧元,柜台上还有张小票,画面单调,但传达的很直白,就是代购们最热衷的直播买货现场。被公 ······ 更多详情
在刚刚过去的长假,想必不少人选择以旅游的方式过春节。出门在外自然少不了要订票、订酒店,上网通过各种票务平台解决这些已成为多数人的选择。海量的消费信息也在购物的同时被记录下来,你的偏好和习惯在不经意间就可能被他人获知,这些数据也为某些人提供了“便利”。最近,微博网友“廖师傅廖师傅”自述了被大数据“杀熟”的经历。据了解,他经常通过某旅行服务网站订某个特定酒店的房间,长年价格在380元到400元左右。偶然一次,通过前台他了解到,淡季 ······ 更多详情
微博和朋友圈里不乏这种人:定期飞往各个国家,“人肉”带回一箱一箱来自海外超市或柜台的货品。从最开始的发定位、传图片、到现在录视频、做直播,代购们的生意越做越精,几乎要什么都能帮你买回来,小票和包装也一应俱全。花了不少钱,然而最终送到你手里的,不但未必是真“洋牌”“洋货”,甚至可能让你出尽“洋相”。一、“月流水百万,店主没见过货长啥样。”小K在日本读书四年,毕业后挂在朋友开的小贸易公司,成了专飞中日线的职业代购。据她透露,代购最 ······ 更多详情
接到杜老先生电话,是在一个工作日的下午。年近90岁的他专门致电《生命时报》求助,称自己和老伴从一次免费足疗开始,两年内被易宝林养生馆骗光全部积蓄,数额高达300多万。他去告了,回复却是“不予立案”。老人想不明白,为什么辛辛苦苦一辈子攒下的家底全被掏空,到最后却落个求助无门。考虑到老人提到的事件曲折、金额巨大,记者决定迅速展开调查。《生命时报》第1201期头版报道易宝林骗走九旬老人所有积蓄杜老先生和老伴是国家某研究院的退休高工, ······ 更多详情

联系合作

  • 请发送邮件至:
  • service#biepianwo.com
  • (将#替换为@)

手机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