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大师”:看病驱魔靠针扎、棍打、骗上吊、喝液化气水

2019-04-24 10:56:32 2166

近日,有媒体报道,山东诸城26岁的女子王娟(化名)因被一名“大师”周文登称“蛇妖附体”,随后被其公婆扇耳光,用手指戳身体部位,躺在地上踩踏,最终死亡。

报道还称,逝者婆婆在与“大师”周文登结识后,开始“神仙附体”,而这名大师身背多笔债务,在潍坊昌乐至少欠款几十万。

每日人物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以及过往部分媒体报道发现,“大师”群体往往没有正当职业,对前来求助的,他们给出烧香拜佛、“往死里打”等方法,并且暴力治疗已成为部分“大师”的主要手段。此外,还有部分大师为骗取房产,被害人喝下液化气水,甚至上吊。

没有“大师”造成的悲剧同样触目惊心。一些家庭成员因沉迷迷信、自身患精神疾病而主动采用暴力手段殴打家人,掐脖子、用玻璃碎片划割腹部、用木棍击打头部、用铁锤击打心脏……

乡村“大师”:看病驱魔靠针扎、棍打、骗上吊、喝液化气水

“大师”周文登/图源自新京报

“求助”大师的理由:有糖尿病,肚子疼,没精神

3月25日,被丈夫形容“性格温柔”的王娟在家中死亡。此前,王娟才刚休完产假,仍在哺乳期。

参与殴打王娟的,有她54岁的婆婆李志芹。李志芹非常信神佛,患有糖尿病、身体不好的她经常找能说会算的“大仙”看病。她因此认识了“大师”周文登。

而家住通辽市科左后旗的村民吴某同样患有糖尿病,据北方新报报道,她像李志芹一样,于2010年2月22日在丈夫的带领下,找到家住科尔沁区、自称是“大仙”的金某看病。

除了糖尿病患者,一些人还因肚子疼寻找“大师”的帮助。据中国青年报报道,黑河市逊克县40岁的曲某总是肚子疼,疼起来睡不着觉,2017年2月9日晚8时,她在丈夫的带领下找到当地的大仙治病。

此外,大部分人因为精神状况寻求“大师”帮助。

2017年,一起发生于山东济南的三兄妹杀害父母案件中,兄妹三人认为母亲杨某精神时有异常,已遭“小鬼”缠身,便寻求民间神婆帮忙救治。

乡村“大师”:看病驱魔靠针扎、棍打、骗上吊、喝液化气水

周文登(图左)让人们跪拜神像/图源自新京报

两个月前,一起发生在河北沧州盐山县的迷信致死案件开庭审理。其中,当事人胡瑞娟夫妇之所以求助“大师”赵清江,原因在于胡瑞娟“没精神、睡不着觉”。

“大师”的另一面:无正当职业,坐过牢,将患者原因归结为体内有魔

这些自称“包治百病”的“大师”,往往没有正当职业。据一篇2000年发表于《民族论坛》的文献显示:一些不务正业, 专以、看相为业的人在率先变为“大师”。

每日人物在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一起发生于江西九江的故意杀人案件,“大师”廖益石无固定工作,有时充当“土道士”从事迷信活动。

河北沧州“大师”赵清江没有接受过教育。根据盐山县人民作出的起诉书显示,2001年8月,赵清江因犯寻衅滋事罪、私藏枪支罪被法院判两年半。据新京报报道,四五年前,当地村民听到传说——有一天,赵清江在自己家里看到狐仙,就突然间“得道”了。此后,他开始给人看“外灾”,并且制作了名片,称可以治疗任何疑难杂症。

而让李志芹深信不疑的34岁大师周文登此前则是一名“老赖”,他家住潍坊市昌乐县,在当地至少有几十万的欠款。每日人物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一起民间纠纷民事判决书,周文登欠案件原告18万,至今未还。

从老赖到“大师”的转变过程,无人知晓,但“大师”的名声却在短时间内极大传播,吸引众多人“慕名而来”。

新京报报道,王娟去世一个多月前,“有能力”的周文登来到李志芹家。初次来到李志芹家的周文登就称家里的神位摆放不当;午间,还把王母娘娘请到李志芹身上。此后,周文登在李志芹家设了一个点,周边县市的人都来找“大师”。

无论前来求助的人,是因生理病症还是精神状况,大师的解释都会归结于其身体有魔、妖。

曲某肚子疼的原因被大师认为是“其腹中有魔作怪,必须驱魔”;王娟去世当天被周文登称体内有蛇妖,因此家里有不干净的东西,需要“清家”;胡瑞娟“没精神”的原因被赵清江认定为其“身上跟着一条被弄死的长虫,想折磨死她”。

大师作法驱病:主要靠打,“要不停地打”、“往死里打”

部分“大师”提出的解决方法,是摆放“供品”、喝“黄符”。

患糖尿病的吴某得到“大师”金某的建议是:在家里摆放“供品”、每天烧香拜佛。几天后,吴某感觉身体不适,金某说不会有事,这是成“仙体”之前的正常反应。直至2010年3月2日凌晨吴某死亡,金某仍然利用迷信欺骗吴某的家人,坚持说人会醒来。

济南三兄妹杀害父母案件中,兄妹三人首先按照神婆的吩咐,强迫母亲喝下“黄符”(黄纸灰)并且避人三天。

多数“大师”提出的驱魔方法则以“打”为主,曲某寻找的大师称“魔怕打,把魔打出来就行了。哪疼就是哪有魔,就往哪打。”

打的方法既有徒手徒脚殴打,也有借助工具的情况,斧子、银针、木棍、菜刀、三角鞭等都是常常出现的工具。

据凤凰周刊称,赵清江的暴力治疗是多年的常态。胡瑞娟的丈夫陈春龙透露,赵清江每天劝服其“下狠心,要使劲抽打胡瑞娟,往死里打,只有这样才能治病”。胡瑞娟去世的当天,从凌晨一点到四点半,赵清江持续地用斧子拍打她的后背和腿,每次都很用力,可以听见哐哐的声音。

后来盐山县警方出具的尸检鉴定书显示胡瑞娟“系钝性外力多次打击致创伤性休克死亡”。

乡村“大师”:看病驱魔靠针扎、棍打、骗上吊、喝液化气水

胡瑞娟一家四口/图源自凤凰周刊

为曲某治病的大师也曾对曲某丈夫说“你就打吧,要不停地打”。曲某丈夫及其朋友连续殴打曲某4个小时,直到2017年2月10日凌晨一点,曲某一动不动。经警方侦查,曲某因被连续殴打导致内脏破裂出血死亡。

除了殴打来驱魔的建议外,一些“大师”提出的驱魔建议,比如喝液化气水或上吊,令人难以置信。

九江“大师”廖益石于2014年认识了沉迷迷信的被害人徐某甲。廖益石帮徐某甲做法事驱除家里的鬼怪和身体的病痛,之后二人来往密切。

2015年4月19日中午,徐某甲把一套房子卖给廖益石,双方当场签订了购房协议,徐某甲出具了14.5万元的现金收条(廖益石实际未付款)。

当晚,廖益石在徐某甲家中,骗其说用液化气可以将房间内的蛇精和蜘蛛精杀死,徐某甲便将厨房内的液化气罐搬至客厅并打开。廖益石随后欺骗徐某甲喝下从液化气罐内倒出的液化气水,称可以杀死精怪。

次日上午10时,徐某甲告诉廖益石自己没有休息好,觉得脖子被两条蛇缠住。廖益石为了无偿占有房产,骗徐某甲采用上吊的方法勒死蛇精,并帮助其上吊。6个小时后,廖益石进入徐某甲家,发现其已经吊死在屋梁上。经鉴定,徐某甲系生前缢死。

在迷信致死案件中,“大师”的行为常常构成故意伤害或故意杀人罪。

2016年8月,江西九江中院判定廖益石利用迷信欺骗被害人,并帮助被害人自缢致死,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因此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时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23649元。

“大师”赵清江则在胡瑞娟去世两天后,即2017年11月29日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警方监视居住。

“大师”缺席的迷信致死:家庭成员之间的杀害,有父母,也有子女

一些发生在家庭内的迷信致死案件,“大师”常常缺席,家庭成员迷信成为案件主因。

2017年6月29日,济南三兄妹认为母亲喝“黄符”之后,病情并未好转,便对母亲采用白酒搓身等方式进行“驱鬼”。期间,王庚为控制母亲反抗,用手捂压其口鼻,最终导致母亲窒息身亡。

事后,兄妹三人又认为“小鬼”转嫁到父亲身上,三人强力将父亲控制,先后在其身边摔砸大量瓶装啤酒,逼迫其生吃辣椒,掐其颈部,用玻璃碎片在其脚部、腹部划割十字等方式进行“驱鬼”,最终导致王父因外来暴力诱发心脏病而死亡。

济南中院认为三兄妹的行为均构成故意伤害罪,最终判处王庚有期徒刑14年,其妹妹各10年。

乡村“大师”:看病驱魔靠针扎、棍打、骗上吊、喝液化气水

图源自网络

​河南省濮阳市也曾发生一起子女因沉迷迷信致父母死亡、受伤的案件。张现杰、马平夫妇认为张现杰父亲张某、母亲苏某身上有邪气,对其家庭不利。2017年8月18日傍晚,二人在父亲家中,将张某用绳子捆起来,用银针扎其手和脚心,用木棍击打头部,并用菜刀划伤脚。随后张现杰将其母捆在椅子上,并用铁锤击打母亲心脏部位。

经鉴定,死者苏某系他人用钝性物体作用胸部等导致心脏震荡而死亡;被害人张某被评定为轻伤。

一些案件中,全部家庭成员都沉迷迷信。2014年11月22日,山西省寿阳县一家3人死亡。据新京报报道,郭某华怀疑四五个月大的外甥“鬼上身”,采用“不停地晃”的方式为其驱赶,导致外甥死亡。随后,她又怀疑“鬼”附到了妹妹身上,用拳脚踢打妹妹。当晚,其父也因怀疑妻子“鬼上身”,殴打妻子。据报道,因郭家人都迷信阴阳鬼神,殴打时,母亲和妹妹并没有反抗。

除此之外,家庭成员因自身患有精神疾病而采取迷信手段致人死亡的案件也有发生。

早在2003年,一篇发表于《中国神经精神疾病杂志》的文献便指出,一些使用暴力手段来“驱魔”、结果造成亲人的严重伤害或死亡的人,往往是具有易接受暗示性强的癔症性人格特征的笃信迷信者。

2015年6月17日10时,梅晓芳告诉男友尹少刚,其14岁的儿子尹某身体上附有鬼魂,尹少刚便让梅晓芳为儿子“治病”、驱除鬼魂。梅晓芳用数根针扎进尹某的后背,并用点燃的香杵尹某的面部、胸腹部、背部,尹少刚用塞住尹某的嘴并用绳子捆绑。14时,尹少刚称尹某嘴里长出异物,便用床单将尹某的头、面部捂住,又将床单点燃,致尹某头面部、颈部、胸腹部及双上肢前侧烧伤。

经鉴定,被害人尹某系被衣物闭塞呼吸道口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尹少刚被诊断为感应性精神病,梅晓芳被诊断为癔症性精神病,二人实施伤害行为时,受疾病的影响,实质性辨认控制能力减弱,属于限定(部分)责任能力。最终法院认定尹少刚、梅晓芳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迷信致死的悲剧屡屡上演。胡瑞娟死亡后,“大师”赵清江被逮捕,今年3月,他屋后那座占地五百平米的庙堂被查封,在挖土机声中轰然倒塌。

乡村“大师”:看病驱魔靠针扎、棍打、骗上吊、喝液化气水

赵清江的庙宇/图源自凤凰周刊

然而赵清江因健康原因被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的那段时间里,仍然在为人“看病”;当地的“半仙”依然泛滥,附近的“赵仙姑”“刘半仙”的生意更为火爆。

摇身一变的“大师”,沉溺迷信的家庭,精神病患者,迷信阴霾笼罩下的群体,隐秘而庞大。悲剧发生时,这些始作俑者和受害者都无法逃脱责任。

令人悲哀的是,类似的悲剧事件仍然在这片广阔的土地上频繁上演。

评论(0)

你的评论很重要!

  • 还没有人评论过,赶快抢沙发吧!

联系合作

  • 请发送邮件至:
  • service#biepianwo.com
  • (将#替换为@)

手机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