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人取钱,佣金5000,“高薪”职业取款人转移赃款近千万

2018-11-28 16:42:04 1293

他们便是“职业取款人”。

靠取款为生,也因取款而亡。

近年来,电信案件高发,受害人数众多。在拿到诈骗来的钱后,诈骗犯需要将其变现,但是,他们又害怕取款时会被发现,在这种特殊背景下,“职业取款人”应运而生。

有人曾说:“一个人就像一条欲望的溪流,它流淌的不是溪水,而是人的各种欲望。人类社会却似一个永远不会干涸的欲望海洋,似乎随时都可能掀起波涛和巨浪。”

欲望,使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作案。

他们在赚过十万块的单后,便不会回头再去打四千块一个月的工。

都说人应当多读书,这句话果然不假。“职业取款人”,他们受雇于诈骗集团,专门替诈骗团队到机取款,以为自己跟犯罪不沾边,殊不知,早已成为犯罪集团的帮凶。

1

小刀向我们爆料的时候,他已经洗手不干一年多了。相比其它取款人,小刀只是这个行业大军中根本不起眼的“小不点”。

小刀说,“职业取款人”又被称为“车手”。诈骗犯将诈骗的钱由车手取出,再转到他们手上,获得实际控制权。

这个行为,叫洗钱。

在所有有组织的诈骗犯罪中,帮忙取款的行为是其中不可或缺的环节。

否则,诈骗犯也没必要将犯罪所得的部分资金以高额的方式拱手出让。

四年前,小刀辍学从走出来,来到大城市,没有,只能打杂工,短短一年不到,他就换了好几份工作。

小刀说,当初从理发店辞职后,他就一直游手好闲。在一次上网的时候无意发现一条信息,上面写着招雇工,不需学历,工作轻松、上班时间不限,包吃包住,工资2万一个月。

2万块,工作轻松,不用学历,还包吃包住,这对当时的他来说,极具力。也没多想,他立马就按照招聘信息中的打了过去。

第二天,小刀跟着电话里的指示过去报道,跟他一起“入职”的,还有3男1女。负责人南哥拿走了他们的。并告诉他们,只要通过,他们就可以开始“上班”了。

培训很简单,无非就是叫他们演戏,给他们一张,让他们装成有钱人去银行取钱,每天取个几千块。因为,他们丝毫不愿多想为什么这样做。

刚开始南哥会亲自给他们示范,带他们体验如何表现得更自然,以及取完钱之后如何交接。

就这样,他们五个人,都过了培训。小刀说,那时候他很开心,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能月入2万,他特别兴奋。

接下来的几天,小刀和他的都在等入职消息,可南哥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根本联系不到。小刀开始琢磨起这份工作:“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南哥又回来了。”

2

南哥回来后,给每人都发了一台新和若干张银行卡,还有一套较正规的服装。告诉我们,换好衣服,去指定的银行去帮他们取钱,他们会安排同伙接待。

事后小刀说:“等消息那段时间他们应该是又搞到了一笔诈骗,从取款金额来看数目不小。”

小刀表示,当他知道自己要取8万块钱的时候,既紧张又兴奋,随之就将不安的想法丢到了脑后。毕竟,这是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

小刀突然向我感叹到,哎,一夜的方法果然都是写在刑法里的。

经过培训,再次去取款的小刀,特别老练的走完这个流程,将取到的钱交给南哥,南哥抽取了8%的佣金给他,并告诉他,以后就这么干,跟着他,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小刀说,没想到这么轻松就拿到工资,而且远比做洗发小哥赚的钱要多的多。

这时的他并未意识到,这是在帮犯罪集团“洗钱”。

之后的每一天,他都有“取不完”的钱,但这些钱都不是他的,他只负责将钱取好之后给南哥,佣金有时候是10%,有时候8%,有时候5%,偶尔会更多,但他们佣金的还是取决于取款金额的大小。

他们五个人,没“工作”的时候,不会轻易出门。南哥每次给他们换的住所,皆是高档小区,附近多是设施,里面生活设施一应俱全。他们几个人窝在200平方米的大房子,看电视、玩游戏、看书,但有一条铁的纪律,不能以任何方式联系家人。

小刀解释道,南哥之所以这么安排,是因为方便他们更好工作。

他们不能像一般的打工者,住几百元的破房子,而是要把自己弄的很富有,这样,他们的“工作”才不会令人怀疑。

3

我问小刀,每天都在帮人取钱,难道你就没质疑过,这中间有什么吗?

刚开始,我真的没往这方面想。但是日子久后,我就猜到可能是件不好的事。

可又能怎样?我不做难道它就会倒闭吗?那些贩毒的人,明知道贩毒是违法犯罪的行为,明知道吸毒害人,可他们却还是在卖。他们赚了这么多钱也没罢手。

而我,又没有害人,只是做着一些微不足道的事,要报应也报应不到我头上来。

这个行业,钱来的快,又轻松。我想,没有哪个大傻子会愿意放弃月入十万的活,回头去打四千块的工。

我不是不想守法,只是诱惑太大。

他们何尝不知道自己这是铤而走险,只是当尝过甜头之后便开始抱着侥幸的心理进行第二次,第三次犯罪,然后发展成为职业犯罪。

4

小刀说,今天的改变,是因为接到他爸的一通电话。

“你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联系不到人?!你妈被骗走了五万块钱!”爸爸呵斥道。

妈妈在发现后,一时想不开,想喝农药自杀,还好发现的及时,否则人就没了。

小刀接着说,隐约感觉到这件事跟他现在做的事有所关联,因为曾经听见南哥提到过诈骗。

了解的越多,才发现这个行业是这么黑暗。小刀仅仅是电话诈骗末端的一只小小蝼蚁,他现在所做的便是给电信诈骗洗钱,也就是俗称的“职业取款人”。

小刀告诉我,电信诈骗是一个具有专业化和组织化的团队,诈骗的手段非常高超,在进行诈骗之前,都已经写好剧本,一旦你被盯上,那便是他们算计好的,一步步请君入瓮。

A给“受害人”拨打第一个电话,告知“受害人”卷进了洗钱大案;之后再由B接手,拨打第二个电话,B扮演的角色是“侦查员”,以恐吓等方式让“受害人”慌乱;最后由C收网,扮演“检察官”,引导“受害人”将账户余额转进指定的赃款账户。

这是电信诈骗中常见的一个段子,他们在行使诈骗前,要受话术培训,培训内容包括语气、聊天内容、各种平台方式等。

然后再利用手中收集到的信息,在诈骗过程中互唱一环套一环令受害人“心甘情愿”将自己的积蓄奉上。

谁曾想到,自己的家人会成为电信诈骗的“鱼”,一通电话就被人宰割。

这几年来,职业取款人已慢慢变少,倒不是因为电信诈骗的案件减少,只是电信诈骗的玩法早已升级,洗钱方式从线下转为线上。

小刀坦露,诈骗这个东西很难瓦解,人的贪婪永远不会停止。家人的遭遇可能就是报应吧,我不会再去碰这些事了,尽管这个能带来我这一辈子都可能赚不到的钱。

后记

16年案件后,引起社会很大冲动,在此之前,恐怕没人想过电信诈骗会毁了一个花季少女的人生。

这个社会,若凡事都以钱当先,那么不管它会伤害到谁,弱势群体总是先中招,尤其是年轻人。当他们正在打开一种视野,迎头而来的却是谎言和,让他们认为钱就是信仰。

人的欲望是无穷的,越是妥协越是得寸进尺。

小刀不是最后一个职业取款人,但我相信这是他的最后一次。

评论(0)

你的评论很重要!

  • 还没有人评论过,赶快抢沙发吧!

联系合作

  • 请发送邮件至:
  • service#biepianwo.com
  • (将#替换为@)

手机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