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焊工疑被黑中介骗去捕鱼,28天海上噩梦后仅拿千余元

2018-09-29 19:55:55 1193

今年8月,因为前程无忧网上一条“万元出差电焊工”的招聘信息,35岁的姚松策前去应聘,不料,却经历了噩梦般的28天。

与招聘单位联系妥当后,姚松策几经周折来到山东,但他没能去做电焊工,反而上了一艘渔船捕鱼,“在渔船上没有信号,每天重复放网、收网、拣鱼的动作,每4、5个小时一次,24小时循环往复,期间船从不靠岸。我们每天随着渔船浮沉,一眼望过去,全是茫茫大海。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被逼着像一台机器似的,每天机械地重复着捕鱼。”

在这艘船上,姚松策经历了28天压抑痛苦的生活,直到9月1日,船才靠岸,他和船上的另外几名者才得以解脱。

电焊工疑被黑中介骗去捕鱼 28天海上噩梦后仅拿千余元

船上,一位船员被晒伤的背 受访者供图

“给我们承诺的月薪过万,实际上我拿到1200元,和我同船的另一个18岁的小兄弟只拿到了700元。”姚松策从海上回来,已经十多天了,他被海水泡坏的皮肤还未恢复,肤色依然黝黑发红,他向红星新闻回忆了被骗至渔船上的经历。

姚松策说,这艘渔船上其他十多个与他经历相似的弟兄,都是从前程无忧、智联招聘、赶集网等正规求职网站上应聘,且是通过不同的公司被输送至此。

“我们希望这样的能得到,至少之后准备找工作的人能有个借鉴,别像我们一样被骗得这么彻底。”另外一位被骗至船上工作5个月的云南人苏华(化名)这样对红星新闻说。

电焊工疑被黑中介骗去捕鱼 28天海上噩梦后仅拿千余元

他们就在这艘船上捕鱼 受访者供图

求职网站上“万元招聘出差电焊工”

去应聘,被骗至渔船上捕鱼

湖南益阳35岁男子姚松策有着多年做焊工的经验。他在前程无忧网站上看到一则来自上海广普物流有限公司的招聘——“万元招聘出差电焊工”,要求跟船做事。姚松策很心动,但他也非常谨慎,在网上搜索这家公司的相关信息,“想做好调查,以免被骗。”在网上搜索一圈后,姚松策没有发现关于这家公司的负面信息。

电焊工疑被黑中介骗去捕鱼 28天海上噩梦后仅拿千余元电焊工疑被黑中介骗去捕鱼 28天海上噩梦后仅拿千余元

姚松策在前程无忧上看到的一则招聘信息 受访者供图

今年8月初,姚松策拨打了这家公司招聘信息上联系人韩助理的,称自己要应聘焊工。韩助理告诉他:“试用期一个月八千,转正后加上奖金,一个月收入一万二左右,需要跟船,大概半个月左右回来一次。”

与韩助理聊妥后,8月3日,姚松策来到上海,根据对方提供的地址,前往位于上海市绿洲广场的公司,“见到了韩助理,他告诉我这里是公司总部,以后上班在山东。”

电焊工疑被黑中介骗去捕鱼 28天海上噩梦后仅拿千余元

对方让姚松策到上面的地址去面试 受访者供图

姚松策回忆,面试地址位于一座写字楼里,办公室里坐着大概5、6个人,“看起来也觉得没什么问题。”在这次见面中,姚松策再次向韩助理强调,自己应聘的职位是焊工,韩助理点头。韩助理让姚松策交500元车费,坐车立即赶往山东上班,称500元车费将在工作满一个月后返还。

在交了500元车费后,姚松策拿到了韩助理给他的一封联络介绍信,当晚8点,姚松策坐上了前往山东的车。

电焊工疑被黑中介骗去捕鱼 28天海上噩梦后仅拿千余元

交了500元车费,姚松策拿到一张联络介绍信 受访者供图

8月4日清晨5点过,姚松策到达青岛,按照韩助理的介绍信内容,他与当地一位刘姓男子联系,对方再次让姚松策从青岛到达乳山。

在乳山与这位自称是船长的刘姓男子见面后,对方称试用期工资是6500元,且要为姚松策办船员证,才能上船,于是,姚松策又交了2991元的船员证办理费用,“据说船员证办理需要约50天时间,当时我交了钱,他们就让我上船了,但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收到我的船员证,在网上也没有搜到我船员证的办理进度信息。”交钱后,姚松策又被送往石岛。

电焊工疑被黑中介骗去捕鱼 28天海上噩梦后仅拿千余元电焊工疑被黑中介骗去捕鱼 28天海上噩梦后仅拿千余元

对方让姚松策交了2991元办船员证,他称自己至今没拿到证件 受访者供图

“在石岛住了一晚40元的旅店,8月5日晚上我们就被安排上船出海了。”与姚松策一同汇集此地的应聘者一共有7位,8月5日当晚一起上船后,第二天清晨,又来了一艘渔船,他们一行7人被分成两组,分别登上了两艘船。

“从此,噩梦开始了。”姚松策说,之后的28天,他们开启了炼狱般的生活。

“一上船,就让我捕鱼。”姚松策说自己当时有点懵,“我一再强调,我应聘的是焊工,不会打渔。”但姚松策的解释没有用,“不捕鱼,就不给饭吃,不给水喝。”

24小时无休,不捕鱼不给饭吃

未拿到承诺工资,最少仅700元

上船后,姚松策发现,船上有将近20人,等级森严,船长、大副、大车、厨师等不用捕鱼,剩下的有十多个船员,负责捕鱼。

电焊工疑被黑中介骗去捕鱼 28天海上噩梦后仅拿千余元

他们登上船,出海捕鱼 受访者供图

船开出海后,所有船员的手机都没了信号,“茫茫大海中,我抬眼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每天的生活就是放网、收网、拣鱼。”姚松策回忆,在船上的日子里,顿顿吃馒头配一个素菜,“素菜就是大白菜、土豆、洋葱几个轮换着来,一周吃一次米饭。”船上24小时无休,每隔4、5个小时,就要重复一次放网、收网、拣鱼,“做不好就要被狠狠地骂,大多数时间我们就待在甲板上,根本不被当人看。”

电焊工疑被黑中介骗去捕鱼 28天海上噩梦后仅拿千余元

船上储备的蔬菜 受访者供图

姚松策说,8月正值天气最炎热的时候,由于要捕鱼,船员们都身穿厚重的雨衣、雨裤和雨靴,“身体被硬的雨衣磨破了,一直结不了疤,每天伤口都被海水浸着……”有一次台风较大,渔船开到舟山群岛避风,船员们的手机终于有了信号,“这时大副就收走了我们所有人的手机,说不能让手机有信号,肯定是怕我们联系家人报警。”直到离开舟山群岛,姚松策才重新拿到了自己又没有信号的手机。

刚开始,由于船上环境过于压抑,船员之间也没有过多交流,后来船员们渐渐私下熟络起来,姚松策了解到,船上一对来自云南的兄弟苏华、苏茂(化名),已经在船上待了5个月,其他十多个船员和姚松策的情况非常类似,都是通过正规招聘网站应聘普通工人,被“黑”带到船上,被迫成为了捕鱼工。令姚松策吃惊的是,这十多个船员,是通过不同的招聘网站,应聘的也是不同的公司,最终大家却一起被“骗”到了同一条船上。

电焊工疑被黑中介骗去捕鱼 28天海上噩梦后仅拿千余元

船员们偷拍的船和大海 受访者供图

8月末的一天,大副忽然说,9月船就靠岸,所有人喜出望外,大多数船员当即表示要下船回家。不料,消息传到船长那里后,第二天,船长忽然称不靠岸了,“我们听到这个消息,彻底愤怒了,当时我们几个船员已经抱着一定要下船的决心,我们决定,不靠岸我们就和船长拼命。”也许是这样的消息传到了船长耳朵里,9月1日,船靠岸了。

“从8月5日到9月1日,28天,地狱一样的生活终于结束了。”上岸后,船员们开始讨要工钱,但是姚松策并没有拿到承诺的试用期工资6500元,只拿到了1200元,而同船的另一个18岁的小伙子只拿到了700元。

当事人:联络人不同,但电话相同

中介公司和船老板儿子“踢皮球”

上岸后,姚松策和其他6个船员,建了一个群,取名为“难兄难弟”,他们7人想要为自己讨回公道,想阻止更多人受骗。

他们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们有的在网上搜索应聘普工、有的应聘跟单员、焊工,但几个受害者所登录的招聘网站不同,应聘的公司也不同,却最终都被骗到了同一艘渔船上。

被骗上船的苏华(化名)出示了一张自己应聘时,公司出示的入职报道单,上面的联络人“青岛港负责人李经理”,这与姚松策去应聘时入职报到单上的“刘船长”的联系电话号码为同一个。“但我和姚松策去应聘的根本就是不同的公司。”苏华说。

电焊工疑被黑中介骗去捕鱼 28天海上噩梦后仅拿千余元

苏华(化名)提供的入职报到单,上面李经理的电话号码与姚松策联系的刘经理是同一个电话号码 受访者供图

按照姚松策提供的信息,红星新闻记者在前程无忧网站上搜索,发现姚松策之前联系的上海广普物流有限公司的招聘信息已经消失。但根据姚松策提供的电话号码,红星新闻记者以应聘者身份与该公司韩助理取得联系,韩助理称公司仍在招聘,与姚松策所述情况一样,韩助理称“在船上做焊工,月薪八千,试用期一个月,转正后加上奖金月薪可达一万二。”

当红星新闻记者以记者身份向其求证姚松策等人的遭遇时,韩助理承认自己所在的只是一家负责招聘的公司,“他们(渔船方)那边有需求就委托我们招聘。”同时,韩助理确认,自己所在公司确实是上海广普物流有限公司。

不过,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红星新闻记者发现该物流公司的经营范围显示为:道路货物运输(除危险化学品),仓储服务(除危险化学品),国内货物运输代理,装卸服务;系统中登记该公司住所为上海市金山区张堰镇松金公路。人员招聘并不在该公司经营范围内,而姚松策在上海面试地普陀区绿洲广场也与注册信息不符。

电焊工疑被黑中介骗去捕鱼 28天海上噩梦后仅拿千余元

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红星新闻记者查询到的上海广普物流有限公司信息

红星新闻记者就人员招聘不属于广普物流经营范围一事向韩助理核实,对方并未给出明确回复,只推说有问题请与渔船方联系,“我们现在也没有拿到他们(指渔船方)的钱”。

在“难兄难弟”微信群里,另一位受害者向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船老板儿子连先生的电话。红星新闻记者向连先生求证是否强制安排姚松策等7人出海捕鱼并未按要求结款情况时,连先生说:“我们只管从中介招人,中介说他们都同意(一个月1200元的工资),其他情况我一概不知。”红星新闻记者追问是从哪家中介招人时,连先生不再回应。

上海市金山区市场监管局:

已约谈招聘公司,疑被顶包

早在去年,红星新闻就曾接到过反映被此类“黑中介”骗至渔船上强迫打渔的情况,该网友反映的情况与姚松策如出一辙。

对此,红星新闻记者向上海广普物流有限公司工商信用信息登记机关上海市金山区市场监管局反映情况,金山区市场监管局于9月19日约谈了该公司。

随后,上海市金山区市场监管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在约谈中,初步了解到,上海广普物流有限公司称并未以任何方式进行过招聘,疑似是“黑中介”顶包操作。金山区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称,目前上海广普物流有限公司已向警方反映情况,金山区监管局也将对此持续关注。

前程无忧:

无法查询对方营业执照信息是否伪造

遇到类似情况,建议受害人立刻报警

对于此事,红星新闻联系了前程无忧招聘网站。该网站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前程无忧是一个招聘平台,企业发布招聘信息前,需向前程无忧方面提供招聘企业的盖章营业执照,前程无忧方面会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查询该企业是否合法。对方称,不排除是“黑中介”伪造了上海广普物流有限公司的公章等信息。

该工作人员称,前程无忧是一家企业,没有执法权,所以无法查询对方提供的营业执照信息是否伪造;同时,该工作人员称前程无忧招聘页面上有举报功能,遇到类似 “黑中介”可以直接点击举报,平台会立刻招聘信息,并在后台进行审核,“遇到类似情况,建议受害人立刻报警。”

评论(0)

你的评论很重要!

  • 还没有人评论过,赶快抢沙发吧!

联系合作

  • 请发送邮件至:
  • service#biepianwo.com
  • (将#替换为@)

手机扫一扫